日思夜想,爱一个人的句子

资讯 2020-07-30 18:01:49

爱情才不会在你做好准备的时候降临,它总是让人措手不及。当你爱上一个人时,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和交流,你也会知道:眼前的那人便是你要去爱的人。爱上一个人,心里梦里就都是那个人。

关于爱情,你能把握的有多少?这些爱一个人的句子能否能你带来些许感悟吗?

1、爱情,原来是含笑饮毒酒。

2、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3、回忆是一座桥,却是通往寂寞的牢。

4、爱一个人很难,放弃自己心爱的人更难。

5、开始的时侯,我们就知道,总会有终结。

6、牵着我的手,闭着眼睛走你也不会迷路。

7、世上总有一颗心在期待呼唤着另一颗心。

8、爱情使人忘记时间,时间也使人忘记爱情。

9、爱情,是自身的圆满,我不再缺少些甚么了。

10、当我想你的时候,你会不会也刚好正在想我。

11、梦已逝,心已碎,留下只是在为离开做准备。

12、我倔强的不愿屈服,换来的却也只是伤痕累累。

13、心碎了无痕,我感动天感动地就是感动不了你。

14、爱情就像两个拉皮筋的人,受伤总是不愿放手的。

15、假如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也要像在一起一样。

16、我爱你,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放弃一切包括你。

17、蓝色的窗帘,玻璃般的心,对你透明,却容易伤心。

18、深情是我担不起的重担,情话只是偶然兑现的谎言。

19、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

20、不要那么相信回忆,里面的那个人,不一定同样想你。

21、我爱你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放弃一切——包括你。

22、一个人自以为刻骨铭心的回忆,别人早已已经忘记了。

23、孤单不是与生俱来,而是由你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开始。

24、失去的东西,其实从来未曾真正地属于你,也不必惋惜。

25、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有点害怕,怕得到他;怕失掉他。

26、既然失恋,就必须死心,断线而去的风筝是不可能追回来的。

27、离别与重逢,是人生不停上演的戏,习惯了,也就不再悲怆。

28、爱情要完结的时候自会完结,到时候,你不想画上句号也不行。

29、情断了,绑不住,试着放手,走与不走,留与不留,我不想懂。

30、我爱你,已经爱的失去自由,爱的没有保留,爱的心里着了火。

31、我们放下尊严,放下个性,放下固执,都只是因为放不下一个人。

32、有些爱,我们年轻时并不懂得;而懂得的时候,我们却不再年轻。

33、暗恋是神圣的,要以对方的幸福为依归。如果有痛楚,也该留给自己

34、我落日般的忧伤就像惆怅的飞鸟,惆怅的飞鸟飞成我落日般的忧伤。

35、爱情正是一个将一对陌生人变成情侣,又将一对情侣变成陌生人的游戏。

36、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37、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象是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一滴一滴凝成热泪。

38、相爱却不能相恋,相恋却不相爱。既相爱又相恋的我们却不能相守一生。

39、好的爱情是你透过一个男人看到世界,坏的爱情是你为了一个人舍弃世界。

40、婚姻从来不能用来挽救一段破碎的爱情,破碎的爱情只能得到破碎的婚姻。

41、我会来回来,带来回满身木棉和紫荆的清香,然后告诉你,我已找到天堂。

42、我喜欢你,很久了,等你,也很久了,现在,我要离开,比很久很久还要久。

43、不用担心体重,不用工作,可以随时随地大哭和大笑,没有忧伤,没有牵挂。

44、你是幸运的,因为你可以选择爱我或不爱我,而我只能选择爱你还是更爱你。

45、一个人最大的缺点不是自私多情野蛮任性,而是偏执地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46、如果有一天我们在路上重逢,而我告诉你:“我现在很幸福。”我一定是伪装的。

47、承诺本来就是男人与女人的一场角力,有时皆大欢喜,大部份的情况却两败俱伤。

48、只想找一个在我失意时可以承受我的眼泪,在我快乐时,可以让我咬一口的肩膊。

49、我想我还是,化做云层中的雨滴,随风云飘去,落在你的身上,融入你的心海!

50、也许一个人要走很长的路,经历过生命中无数突如其来的繁华和苍凉才会变的成熟。

51、一个承诺在最需要的时候没有兑现,那就是出卖,以后再兑现,已经没什麽意思了。

52、时间会慢慢沉淀,有些人会在你心底慢慢模糊。学会放手,你的幸福需要自己的成全。

53、有的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像是流星,瞬间迸发出令人羡慕的火花,却注定只是匆匆而过。

54、我做的一切。我对他再没有感觉,我不再爱他了。为甚么会这样?原来我们的爱情败给了

55、一个人如果不能学会遗忘,那将是很痛苦的事,别再自寻烦恼,快把痛苦的事给忘了吧。

56、一些很期待的生活,总是在你自以为是的梦想中消磨了,然后给予你一个很失望的打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