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玉米地-别夹那么紧啊宝贝

情感网文 2020-06-12 09:00:25

五皇子不为自己叫屈,只替陆远喊冤。

大方认下了自己派人夜潜天牢的罪,甚至还求皇帝责罚。

更是掩盖了自己派人去找王北卓的真实目的,含糊道了一句,问话。

沈清婉撑着脸,听胜邪眉飞色舞地在自己眼前讲着,五皇子是如何在御前为如个戏子般又哭又笑,替自己辩白的。

听罢这一切,沈清婉不禁心中冷笑。

五皇子这是算准了皇帝心急要一个说法,这样一来,天牢里被抓到的五皇子的人,自然也必定被打了个半死来获取招供。

那无论他招供了什么,五皇子都可以推说是屈打成招。

这样一来,五皇子倒是把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刑部审出了什么,全都不作数了。

“算他有点脑子。”沈清婉摸了摸裙上的刺绣,轻轻叹了一句。

“小姐别生气,晋州那边的事儿还没完呢。”胜邪以为沈清婉听到五皇子暂时脱了罪,心里不痛快,连忙出声安慰道,“到时候他再舌灿莲花,那也是抵赖不得的。”

“我有什么好气的,”沈清婉哭笑不得,“他是皇帝嫡出的亲儿子,就算构陷忠臣的罪名真的坐实,再罪无可恕,皇帝最终都会饶恕。”

沈清婉目光远远望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口中念念有词道:“以卵击石,必死无疑,我也只是……不想白白委屈了父亲罢了。”

胜邪看着沈清婉这副样子,虽然心急,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想着想着,突然灵光一现,拍了把脑子道:“哎呀,我给忘了个事儿!”

沈清婉一惊,扭过头去,胜邪能忘了什么事?可别是什么要紧的大事啊!

连着春兰都是一惊,朝着胜邪望去,却看胜邪从自己怀里套了封皱巴巴的信出来。

“嘿嘿嘿,殿下送来的。”胜邪谄媚地笑着,哈着腰把信直接塞到了沈清婉手里,似乎这样便能逃脱了自己忘了这事儿的疏忽去。

“哎你这人!”春兰见状,登时像是抓住了胜邪的小辫子般,出声斥道,“这你都能忘了!小姐日日盼……”

正想说小姐日日盼着呢,顿时觉得和胜邪说这话不妥,生生又把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胜邪听到这儿,先是一愣,随即便是一阵坏笑道:“好嘞,小姐日日盼着的事儿,我一定会一字不差地转告殿下的。”

言毕,还没等春兰气急败坏上前揍他,胜邪已是一个翻身跃出窗外去了。

“小姐!你看这人!”春兰气得直跺脚,回过头来就跟沈清婉告状。

沈清婉捂着嘴嗤笑了一声,笑话道:“还不是你先多嘴的,活该!”

“小姐你怎么向着他说话呢!”春兰听罢,更是嘟起嘴来,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好了好了,你先去出去。”沈清婉手里紧紧捏着信,无心与春兰多说什么。

春兰见状也是反应了过来。

自从殿下离京之后,自家小姐一直在查国公爷的事,马不停蹄,一刻未歇。

直到一切都安排妥了,前日王北卓落网,沈清婉这才暂时松下精神来。

许是手头没了事情做,这心便是空荡荡了起来。

春兰不止一次看着自家小姐对着窗外发呆,眼中尽是化不开的哀愁。

可殿下离京一月有余,一封信都没有来过。

春兰心里也是嘀咕的,殿下在京时对自家小姐的好,她不是没见过。

只是这一出远门,怎么就不知道给小姐报个平安呢?

她亦不忍心小姐这般挨着思念之苦,这才在胜邪说他忘了把殿下寄来的信给小姐之时,脱口而出了那句话。

沈清婉捏着手里的信,只觉得脑袋嗡嗡地响着,起身走到了床边坐下。

沈清婉觉得手中折起来的信几乎要烫伤自己的指尖一般,她的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儿,说不出来是高兴还是委屈。

她这一个多月来将自己埋身于成堆的书中,一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父亲而查找线索,二便是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避开与他分离的愁绪。

可谁知这人,就真的也不知道写封信回来。

沈清婉收回思绪,松开手里的信,纤指抚上洁白的信封上两个飞龙走凤的墨字。

卿启。

沈清婉两颊一红,眼前竟是浮现出那人盯着自己的眼睛,嘴角泛起笑意的样子来。

总是这般,没个正经的样子。

这样的话竟然也敢写在信封的外头,他不怕旁人笑话,自己还怕呢。

沈清婉咬了咬下唇,小心地拆开了信来。

洋洋洒洒的几页,讲的尽是营州这边的一切如何,字里行间皆是好事,不是进展顺利,便是营州风景奇特,还说若不是惦记着沈清婉身子怕寒,真想有机会带她一道来看看。

这般报喜不报忧的,自然也没提路上遇到的山贼了。

末了说了句,这信是让自己的暗卫亲自来回送的,所以什么都可以写。

再往下看,顿时沈清婉又是脸一阵滚烫。

那厮说完什么都可以写,随即便写了一堆肉麻情话,看得沈清婉慌忙把信往枕头下一塞,闭着眼睛抿着唇,心脏狂跳不止。

心中暗斥道,真是好不要脸!

许久,她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又带着不舍,缓缓从枕下抽出那信来,热着脸颊嗡着脑袋看了完。

除了思念,还是思念,看完那些荒唐的情话,最末祁佑写了归心似箭四字,倒是让沈清婉一阵暖意,将那信捂在心口。

祁佑虽说想念得紧,通篇却没有一丝愁绪,言语之间尽是调戏逗趣。

可谁知祁佑亦是担着思念之苦,只是不愿将一丝苦意传递给沈清婉罢了,这才一副轻佻的样子,尽说些浑话来逗她羞得不行。

只是归心似箭这四个字,实在是肺腑之言,满心的想念一来,当真是挡不住的,沈清婉又如何不能感同身受呢?

她坐在床边,捧着祁佑的信,久久回不过神来。

良久,沈清婉站起身来,将手中的信放回信封之中,小心地放在妆奁的夹层中藏好。

转身又取出几张纸来,坐在书桌边,略一思索,便写了起来。

先是写了这一月来她所经历的事情,让青石阁所安排的一切。

身处其中不觉得,一写下来才发觉原来已是走了那么多的路。

写着写着,正事儿快写完了,沈清婉笔下便踌躇了几分。

想着营州路远,就算是让暗卫来回跑着送信,想来也是要个十天半月,这一去,又不知多久方能有他的消息了。

沈清婉的脸红了红,左手攥成了个小拳,咬着唇回想着祁佑信中所说。

真的,什么都能写吗……

————————————————

起点女生网独家首发,喜欢的朋友请来起点网支持灯灯,谢谢!(鞠躬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