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干得我好爽 公交车被轮流进人故事

情感网文 2020-06-12 00:02:01

洛城苏宅外,苏弘文牵着一匹白马,走向了凌菲。

凌菲见他一身盔甲,褪去了那种柔弱的书生之气,仔细打量着,更像一名少年英雄,她咬了咬嘴唇,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坚毅之中带有洒脱的脸庞说道:“你确定要去?这是打仗,很危险,或者让我跟去吧,你也知道,我很厉害的。”

这三年虽然短暂,可二人仿佛像是度过了很久一样。当初凌菲跟着苏弘文来到洛城,只是因为不知道要去做什么,正巧无事也就跟来了。

三年之中,虽然她表情依旧冷淡,仍旧是那种生人勿近的模样,但在苏弘文面前,她已经有了不同的情感,表情却已经不是原来那种冰块和空洞了。

在他们来到洛城的日子,苏弘文一直对凌菲无微不至,只要凌菲想要,苏弘文就定会为她寻来,两人平日共谋军事,为民祈福。闲暇时光更是共同研习文学。凌菲慢慢的也主动要求来帮助他处理一些事情,时间久了,她便明白了很多,逐渐的在找回过去的自己。

凌菲可能依然不懂感情,可她只是觉得有些离不开这个男人了。见不到的时候会想念,看见了就会觉得很安心,同时也开始尝试去关怀这个对他如此体贴的男人。

“小菲,你就安心的等我回来吧,这次只是去援助那些义军,帮忙抵御镇南军的入侵,但只是帮忙会不会遇上敌人还说不定了。我是男人,需要去承担该承担的责任,你是女人就该像女人一样,学习学习女工,闲暇时间再练习一下琴棋书画,这些年你专注武艺可是忽略了这些文学,等我回来可要考考你。”苏弘文在他的部下面前是一个好的大哥,对兄弟们两肋插刀,铁血铮铮。但只有在凌菲面前他依旧是那个爱笑爱闹的苏弘文。

凌菲低下了头,挣扎了一阵,低声说道:“等你回来,让我成为你的妻子可以么?”

声音很小,小的几乎都难以分辨,但苏弘文却是听了个一清二楚,这声音在他的耳中宛如天籁,他兴奋的直接跳了起来,跳了很多下,然后紧紧的抱住了凌菲,大喜道:“真的,太好了,我一定会尽早回来的。不对,不对,你让我等了这么多年,等了这么久,我也让你多等一会,从此就这么定了,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说好了一辈子不许变,一辈子啊!。”

凌菲看见他这种兴奋到手舞足蹈的模样,也是笑了,说道:“你还是这么幼稚,给你这个”他从怀中拿出了一红色丝绸做的东西。

“红色手帕?”苏弘文挠了挠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凌菲要给他红色手帕,一般手帕都是女子用的。

凌菲气的锤了他一下,但是丝毫无用力,与其说是锤,更像是抚摸。

“是围巾。。。”她生气的说道:“我知道我做的不好,你也不要拆穿啊,我答应你,等你回来我会给你做一件完整的衣裳。”

她不懂得手工,这是她第一次尝试想要去做这些,虽然粗糙却都是她的心意和情谊。现在适逢冬季,想做个围巾多少可以抵御寒冷,可做完之后才发现,并不像。

苏弘文连忙将这个短小的围巾围在了脖子上,表示他会很珍惜,他从小就喜欢红色,他一直认为红色是一种很喜庆,很吉祥的颜色,只是他没想到凌菲居然还记得。他看了看远方已经有很多个弟兄在等着他了,说道“好,那你下次要做的帅气一些,那样才更配的上我的形象,我走了,会早些回来!”

于是侧身跨马,骑在了白马之上,扬长而去。

几个弟兄见到了苏弘文这个样子,诧异的说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打扮?太奇怪了。”

“这叫新潮,你看吧,以后这种短款围巾一定会风靡南安。”苏弘文抬起头在炫耀着。

“哈哈,苏大哥喜事将成,你们也别说了,这可是咱们嫂子的一番心意啊!”

“嘿嘿,要不大哥你别去了,和嫂子先把好事办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我们弟兄去就可以了。”

这些人都在打笑着苏弘文,苏弘文也很享受这种兄弟之间的情谊,正经的说道:“这叫什么话,我能丢下你们自己一个人龟缩在此?要是这样你们嫂子也绝对看不起我!张力,王举,你们听好了,只要有我苏弘文在一天,就不会丢下你们这帮兄弟。”

“当然,我们都相信着大哥,镇南军算什么,有大哥,绝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别这么说,还有嫂子了,你没见过,上次我们和镇南军在麒零谷狭路相逢,嫂子那秀丽的身姿,一把短刀,几把飞刀,就将他们打的魂飞魄散啊!”

“那是当然,大哥和大嫂那可以天生一对啊!”

几人吵吵着,他们年龄都相差不大,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话题。

“好了,你们也别说了,快出发吧,别让那边的兄弟们等太久了”苏弘文打断了他们,催促着行动,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嘱托道:“你到那边先和那边的兄弟们说好了,谁也不要笑话我的装扮,否则军法处置。”

“哈哈哈”一片笑声骤起。

凌菲看着苏弘文潇洒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大喊道:“苏弘文,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会永远等着你的。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总会有这么一个人。”

苏弘文帅气的伸出了右手,做了一个小时候他们经常约定的动作。

凌菲流出了眼泪,这么多年过去,原来她还是她,他也依旧是他。

一切的看似的变化原来都没有变。

流光自离去封平之后,已经马不停蹄的行进了两日了。

离开之时,赵宏给她了一些黄金白银充作盘缠,对于一个王爷来说钱都是无关紧要的,所以很是慷慨,抓了一大把就递了过去。

流光对南安这边的钱只有着基本的概念,但也没有推脱,直接收下了,同时还随身带了一些干粮。

本以为带的这些足够让她到达金陵去补充,却算差了路程,干粮在路途之中已经吃光了,水囊中的水也已经见了底。

流光骑着马,突觉口渴,也想要再去准备些干粮,于是到处寻找着能够补充的地方,还好南宁不同于其他贫瘠的国家,没走多远就看见了一个客栈,于是拍了拍纤离的头,一人一马缓缓停住,流光翻身跳了下来。

刚刚下来,她手边便到了剑柄之上,感觉有一个物体朝着她的方向飞来。

抬眼看去是一个身影,她刚欲拔剑抵挡,却看清了这人的模样。

咣当,两个人影砸到了一起,在地上翻滚了两圈,扬起滚滚尘埃。

“唔”一声呻吟声,男子捂着脑袋爬起,同时说道,“太狠了,太狠了。。就赊了点酒钱,又不是不还,至于这样吗?”

他刚要起身却发现手上软软的,“咦,好软和”,然后又捏了捏。

“南宫墨!!!”流光恶狠狠的看着他,眼中冒出了火光。

“额”南宫墨终于从迷糊中清醒,并看清楚,他砸到了一个人的身上。他又离近了瞅了瞅,终于认了出来,不得不说这三年流光的变化倒还是蛮大的,他见到流光也是大喜道:“哈哈,流光,好久不见啊。”

“拿开你的臭手!”流光被他压住,心中又羞又怒,她是可以直接起身,但她陡然放出气势,担心会震伤毫无防备的南宫墨。

“恩?”南宫墨看着自己的手,原来刚刚觉得软软的,是因为放在了流光的胸脯之上。闪电一般的缩了回去,讪笑道“嘿嘿,不好意思,纯属意外,意外。”

“不好意思你个头”流光一拳打在了他的眼睛之上,一个熊猫眼立刻显现出来。提起衣领将他从自己身上远远地扔开。

南宫墨捂着眼睛,凄惨的说道:“三年不见,刚相遇,上来就这么对我啊!”

流光脸色微红,道:“呸,谁让你轻薄于我?”

“轻薄?”南宫墨大呼冤枉,他都看清楚,怎么能说是轻薄,说道:“怎么可能,我被扔了出来哪反应的过来,倒是你,怎么会被我压在下面?”

流光觉得他的话有歧义,更是羞涩,若知道会如此情景,她就不出手了,说道:“我看你飞了出来,想扶你一把,谁知你这么重。不过,你怎么给人丢出来了”

南宫墨看着客栈的方向,神情悲壮的说:“哎,偶遇损友,长时间未见,便叫了一席酒菜,准备不醉不归,结果付账的时候,发现我们二人都没带钱,那小子直接从二楼跳了出去,我刚要走就被拦住了,然后拿走了我的佩剑和值钱的东西,再然后就是这一幕了。”

流光目瞪口呆的开着南宫墨,的确他浑身上下除了衣服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了,嘲笑道:“你们居然吃霸王餐?真是越来越长进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