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体检被医生摸的好养\难以承受他的硕大

情感网文 2020-06-11 21:01:57

「另一道菜?」水漾站在桌边脸上写满问号。

「你。」梅森伸长手臂把她拉到他大腿上坐着。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亲她。

「伊森还在医院吔!」水漾推开他,但受限於餐桌和餐椅子间距离不大,还坐在他腿上。

「他没事,死不了。」梅森双臂松松搂着她腰际,头靠在她肩颈之间。

「不要乱说话。」水漾长期接触风水算命,本身又是东方人,多少有点忌讳。

「我来回奔波一个晚上你该给我奖励。你也很关心伊森的,不是吗?」梅森双唇在她耳际轻抚。

「色鬼。」水漾软软语气轻声骂着,她无法在梅森不愿也不能显出脆弱的艰难时刻对他凶或是故意显出她无所谓留不留在他身旁。

「别说话。」梅森把水漾细瘦双臂拉起围在自己颈上,开始亲吻水漾耳朵,沿着颈项到锁骨来回吻着。

「哈,哈,哈,好痒哦。」水漾笑着双手推着他X膛。

梅森锐利眼神变得温柔,手沿着白色睡衣裙摆来回抚着水漾白细大腿皮肤,不一会溜进裙摆里,隔着丝质小裤抚着她细致臀部,然後转而往前由小裤边滑进私密地带轻轻抚着。在水漾背上抚着的手稍稍用力将她压向自己,边深深吻着她。

「嗯。」水漾在他修长手指拨动花瓣时轻哼出声,头靠在他肩颈间,双眼微闭。感觉爱Y慢慢滋润起来,梅森长指缓缓进入充满花蜜的紧窒通道进出着。

「哦噢。」水漾轻轻在他耳边呼气。

梅森抽出手,低头看到水漾靠着他肩膀的小脸,虽然闭着眼但透露出不满足的迷醉表情。他很快褪下水漾小裤,拉开自己西装裤上拉链,抬起水漾让她跨坐在安坐椅子的自己身上。

「哼。」水漾在他的巨大进入她时闷哼一声。

「会痛吗?」梅森在伏趴在他身上的女人耳边疼惜地问。

水漾以吻代替回答,深深吻着他。她没有意识到已经越来越离不开他。

梅森拉开她睡衣,将睡衣丢在地上。曼妙胴体在他眼前展露无疑。

「我好想你。」梅森抬起她脸蛋,在吻她之前认真看进她瞳孔里。

「我也想你。」水漾微笑,脸上因兴奋潮红着。

☆、花魁命相馆:堪舆女3-5

梅森低吼一声,起身大步走出厨房,将犹如无尾雄般攀着他这棵由加利树的水漾带到二楼卧房。

梅森用身体把水漾身体轻轻压在卧室里舒服柔软的记忆海棉床上。

「哇,你好重。」水漾嘟着东方女孩少有的丰满嘴唇,用手轻轻推他。

「你好紧。」梅森唇边往上扬。

「讨厌。」水漾脸上登时红得像龙虾,拿起床上小抱枕往他脸上盖住。

「不会讨厌吧,你还满喜欢的。」梅森拿掉抱枕丢在一旁,开始亲吻她,身体也动作起来。

不平静的沉重夜晚,但有彼此为伴,孤单寂寞不再缠绕在两颗心上,不再感觉这个星球充满寂寞。

夏威夷首府檀香山 皇后医学中心

水漾穿着黑白相间横条纹无袖棉质长洋装,将手上周末版报纸和车钥匙塞进肩上浅色真皮大包包里,以整页纸张全黑印刷的头版新闻上关於昨夜夏威夷影展里死伤报导,她不希望伊森再想起。

病房门上响起几声敲门声,半躺在病床上,伊森睁开眼。

「水漾?」伊森看到推门进来的人穿着长裙,脚上穿着双驼色皮制夹脚拖鞋。

「R身挡子弹,英雄救美啊,真有你的。」水漾绕过半围着病床的帘子,看伊森没事,忍不住瞪着他边念个两句。

「对不起,让你担心。梅森跟你说的?」伊森不好意思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搔搔头发,另一边肩膀上缠着大面积纱布。

「是啊。他还说你的女伴毫发无伤,但看你受伤,以为你要挂了,哭得呼天抢地呢!他昨晚在医院好不容易才劝她回家休息,他还说是个大美女呦。」水漾在床边桌上放下手上装满食物的纸袋和肩上包包。她听说伊森身上取出三个以上子弹,要不是好运,差一点就命中要害。嗯,想到运气这回事,今天回去後要记得看看家里风水,看是否改个摆设让梅森那个前未婚妻『小人退散』。水漾心里想着。

「没那麽夸张。」伊森边说边看着水漾由纸袋拿出个保温袋打开,在病床的小桌上放下两个保温便当盒和汤匙。

「吃吧,医院食物你一定吃不够。」水漾拉开椅子坐下,准备等伊森吃完再带盒子回去洗。

「你等等也会送午餐给梅森?」伊森盯着饭盒快流口水。水漾做的菜向来可口又特殊,充满东方色彩,当年水漾离开,他有时会想起这位堂嫂在他小时候做给他吃的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