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腰下一沉粗喘律动,厕所里狠狠揉捏着她的奶

情感网文 2020-06-11 18:01:40

苏寒月抬头,看见明昊那凝重的目光,心中有了些许不安。

“相公,怎么了?”

明昊搂住她的肩膀,轻声说:“寒月,一会儿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你注意保护好自己。”

随后,明昊简单的对苏寒月说出了自己查到的事。

今日的矿难,其实是药王吕虞博一手造成的。

三天前,吕虞博就买通了矿山的工头,在矿井口埋上了炸药。

药王吕虞博的目的,就是利用这次矿难,来提高药王府的声誉。

药王吕虞博在曲阳城里恣意的日子过久了,心态开始膨胀了。

他做这件事情的原因有二:第一,就是借着这次矿难,把谭锦宁拉下马。第二,以救人的行为,提升药王府的声誉,然后再通过他背后的人的运作,把他腿伤城主之位。

只是,药王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苏寒月和明昊在这个时候,来到了曲阳城里。

苏寒月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打乱了药王想要提升药王府声誉的计划。

他因此就兵行险着,在苏寒月回曲阳城的必经之路上,埋了炸药。

苏寒月一听,眉头紧紧的皱起。

炸药,那可不是人力能够抗衡的东西。

“别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明昊笑道:“吕虞博的人在前面脉炸药,我们的人就在后面随手把所有的炸药都挖出来了。”

苏寒月眼睛顿时一亮:“还有这种事情。”

明昊轻笑道:“不仅如此,我们的人还把炸药埋在了吕虞博回曲阳城的必经之路上。”

“娘子,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苏寒月知道明昊有了安排,心中的那一丢丢担心顿时烟消云散了。

一行人因此不紧不慢的走着,偶尔间明昊还指着山中的瀑布或者是奇秀的山峰,跟苏寒月一起欣赏一番。

在一个小山坡上,吕虞博与药王府的人正爬上了参天巨树之上,冷冷的看着山下游山玩水的一行人。

“呵呵!还真的是有闲情逸致!”吕虞博冷笑道:“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这里的山水,就长埋在这里吧!”

看着明昊和苏寒月他们进入了他脉有炸药的区域,吕虞博嘿嘿的奸笑起来。

“苏寒月,苏神医,明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本来,吕虞博是想要活捉苏寒月回去的。

可是苏寒月的医术太高明了,他怕自己所用的毒,难不倒苏寒月,到时候自己反受其害。

因此,吕虞博咬咬牙,就对苏寒月痛下杀手。

“告诉下面的人,动手!”吕虞博一声令下,眼里似乎已经看见了冲天的火光,还有一具具被炸得血肉横飞的尸骨。

几个呼吸过去了,山下一片宁静。

“怎么回事?为什么还不动手?”吕虞博有些焦躁不安起来。

“药王,下面的人没有回应啊!”

“没有回应?难道是被发现了?”吕虞博皱眉。

“也许,可能,是吧!”手下人战战兢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用的废物!滚!”吕虞博一掌把这个手下打飞了。

转身滑到树下,吕虞博对着一帮子手下一挥手:“还好,老子还留有一手。走,去下一个地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