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喊着承受着他的掠夺,睡觉可以一直插着睡吗

情感网文 2020-06-11 12:02:34

严重怀疑自己是饿傻了的讹兽抬手擦了一把并没有留下来的口水,他继续趴在床上,想要伪装自己是一只无辜的普通兔子。

可爆豪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房间里微不足道的存在,他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还有点早,不过天已经蒙蒙亮了。

绿谷那家伙肯定已经起床准备晨练了…那么…

讹兽还准备舔/舔爪子,装作无辜,就发现自己的这个小主人像是发神经一样的,连衣服都没有换,直接穿着睡衣就往外跑。

耳朵抖动了一下,只思考了一秒钟,讹兽就直接扑到了爆豪的背上,小爪子直接就勾住了衣服的纤维,稳稳的趴在爆豪的肩膀上。

感觉到肩头的重量,爆豪侧眼瞥了一下那趴在他肩膀上的兔子,轻哼了一声,不过动作却轻了不少。

迷迷瞪瞪在洗手间敷面膜的光己妈妈探出头来,大吼一声,“你大早上的干嘛去?!”

“有事!一会就回来!”

爆豪感觉到心脏跳动的厉害,他大口的喘着气,两家之间的距离很近,他基本只跑了几步路就到了绿谷家门口。

刚准备敲门,爆豪就对上了正准备出门丢垃圾的绿谷妈妈。

这些年伙食明显好了不少的绿谷引子对上爆豪那张仍然带着一点狰狞表情的脸,差点就被人给吓到了。

“那个…请问臭…出久在吗?”对于长辈,爆豪自然是要尊敬的,差点下意识的就把平常说的称呼给叫出来,还好及时止住。

“哦,小久他刚出门去那边的玉藻先生家了。”顺便指了一下方向,绿谷引子就看到少年鞠了一躬向那边跑去。

“啊啦,看来小胜还真的是个很有礼貌的孩子啊。”捧着脸,绿谷妈妈如此感叹着。

继续趴在爆豪的肩膀上,讹兽感觉心底有一阵的不妙,这周围的景色…是不是有一点眼熟?

等那个爬满了爬山虎的精致小楼出现在眼前时,讹兽就知道要遭。

他心底狂跳,脚底下意识的一蹬,准备逃跑。

夭寿啊!前面就是那个大妖怪的房子了!他可不敢过去!

可……还不等讹兽有所动作,爆豪就直接一把抓住了准备从他的肩膀上跳下来的讹兽。

提溜着那兔子的后颈毛,爆豪呲牙威胁了一句,“别乱跑!小心被吃掉!”

讹兽:我要是不跑马上就被吃了好吗?QAQ

捏着讹兽的后劲毛,爆豪的视线看向那边的小洋房,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走过去。

也不用等爆豪走进去,绿谷就一边拉伸着一边走了出来,“咔酱?”

下意识的脸色一变,爆豪死死的瞪着绿谷,这架势让绿谷有点好奇,特别,爆豪的眼中带着那么一点…庆幸?

那样倔强的少年,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脆弱的表情来?

虽然有着不少的好奇心,可绿谷还是牢记玉藻前平日里的叮嘱。

不要随意的讲内心的真实情绪表露。

“有什么事吗?咔酱?”

“……我。”迟疑了片刻,爆豪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准确来说,他在梦醒的那一瞬间就头脑一热什么都没有想就跑出来了。

可说道到底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他为什么要为了这个臭久……

“呵呵,看来你的这个朋友受到了讹兽的影响呢。”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就像是爱人在耳边低语一般,暧昧情/色。

猛的感觉到有人在耳边说话,爆豪下意识的就准备扭身攻击,可他的身旁哪里有人?

反倒是大概还有十多米远的地方一个穿着和服的黑发男人慢慢走了进来,这人爆豪是认识的,他本就住在这附近,这个人的名号他也不是没有听过。

更别说对方那艳丽的容貌,他老妈还天天在家念叨着人的一些所谓美颜秘方呢。

而且…他是绿谷的老师。

想到这,爆豪的眼神又暗了暗,他站在绿谷的面前,认真的直视着眼前的少年,一字一顿的说,“和我打一架!”

绿谷这次是真的快要保持不了自己脸上的笑容了,眼神直往玉藻前的方向飘。

老师!咔酱该不会被那个什么讹兽给影响了吧?!

像是根本没有看到来自于小徒弟的求救眼神,玉藻前抬起手指点了点脸颊,“既然如此,你们就去地下室吧。”

不是!老师你这什么意思?是要让我们就这么打一架么?

而且咔酱你到底怎么了啊?!之前不是说好等考试考完了再打的么?

玉藻前缓步走过去,直接捏住了那被爆豪拎在手里的讹兽。

“这个小家伙居然跑到你那里去了。”

察觉到那毛皮不停的抖动,玉藻前又轻笑了一声,好脾气的和爆豪说着,“这孩子名叫‘讹兽’,是…觉醒了‘谎话’个性的兔子,有时候你听到或者看到的虚幻场景可能都是他造成的。”

察觉到少年那越来越阴沉的脸色,玉藻前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这孩子是会说话的哟。”

讹兽:大佬,大佬我错了!

你是不是想让这个人类的少年真的炖了我啊!QAQ

玉藻前的房子建造的很有和风韵律,可一路跟下来,爆豪简直要那看可疑分子的眼神看前面这个绝美的男人。

他的房子里,居然有电影里才有的那种按一下就有一个地下暗门出现的设定。而且墙壁上的那些很明显不是正常训练能够出现的痕迹还有那微不可查却真实存在的血迹——

爆豪真的很想拽着绿谷的衣领好好摇一摇,你是眼瞎了么?!

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种实打实的危险人物啊!

不过…好像也确实没有对他们产生什么恶意……

“对了咔酱!老师在雄英任教哟。”

瞬间瞪大眼睛的爆豪又仔细的打量了一遍玉藻前,就眼前的这个人?!他哪里像个英雄了!

(醒醒!爆豪你先看看自己!)

走到了地下室的尽头,玉藻前又伸手按了一个看起来和普通墙壁没有任何区别的地方,他们面前的门就瞬间打开。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个躺椅,玉藻前闲适的靠了上去,指尖在空中划动。“战斗时间不限,但不能打的太过火哟点到即止。”

话音刚落,空旷的地下室里就直接一分为二,地面向两边分开,中间升起了一个圆台。

虽然表面上对此毫不在意的爆豪眉心跳动了好几下,他真的很想问玉藻前,他这个房子里究竟有多少的改造?为什么他总有一种这些都是玉藻前私自改造的呢?

事实上本来就是私自改造,但由于他表现的太坦荡而完全没有人在意这一点的玉藻前:^_^

少年直接的战斗虽然稚嫩,可也有不少的可取之处,起码玉藻前本人就有那么一点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这个暴躁的小子。

如果要早点遇到的话,他会更期待眼前的少年变成什么模样的。

胆大心细,那狂躁的外表反而成为了他的一种保护色,让人下意识的就会误会些什么。

不过算了,他现在养的孩子可不少,还不至于为了这么一个天降选手而影响她的其他计划。

在少年火力全开之后,绿谷也不再留手,他直接的用上了玉藻前给他准备的战斗道具。

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爆炸声,玉藻前眯起眼睛点了点头。

这一把,绿谷会输。

他在面对自己伙伴的时候不会下杀/手,所以会有短暂的收手情况,而眼前少年和他的差距自然是少的可以。

——犹豫就会败北。

这句话在哪里都不会有错。

说起来他无聊时,在少年身上灌输的妖力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发挥作用。他可是很期待呢,经过了他的妖力改造,体制整体上升一个阶梯的绿谷,究竟能不能以无个性之身…成为所谓的第一。

还有——他能够打败死柄木嘛?

………………………………

………………

虽然暂时的获得了胜利,可爆豪还是臭着一张脸,他整个人成大字型的瘫倒在地上。目光对着眼前的天花板,过了许久,他才幽幽开口。

“抱歉。”

“诶?”猛的听到这么一句话,绿谷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他甚至有点怀疑,爆豪是不是脑子被什么东西撞到了。

不然,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向他道歉呢?

“啧,蠢死了,离我远一点!”

说着,爆豪直接站起身,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咔酱你要去哪里?!”

“回家洗漱!你这家伙该不会打算今天翘课吧?”

爆豪的回答出乎预料又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发出疑问的地方,绿谷的眼睛都要呈现漩涡状。

想了半天也没有搞懂爆豪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绿谷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干脆不去想这个问题了。

安静无比趴在爆豪肩膀上的讹兽到现在还有些不可思议,那位玉藻前大人居然就这么放了他!没有把他炖了!

“你会说话。”蓦然,爆豪突然开口。

“啊?”下意识的回了一句,讹兽差点想反手敲自己一个脑瓜,他怎么就开口了呢?

不对,之前玉藻前大人就已经把他的身份交代的差不多了,除了把‘妖怪’套在了‘个性’觉醒的动物上这一点。

莫名的,从这只蠢兔子毫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了懊恼的神色,爆豪的嘴角一瞬间的向上移动了一点,又很快的恢复正常。

“你之前是在骗劳资?”

“我…我…我只是怕你把我给炖了QAQ虽然我很好吃,可你不要炖我好不好?”怯生生的探出前爪,讹兽只求自己的姿态摆的够低,卖萌够彻底,好让爆豪稍微的对他多出那么一丢丢的怜悯之心。

“你白/痴么?就你这点小体格劳资可不想吃!”

满脸都是嫌弃的表情,爆豪直接拎着讹兽的后颈毛把对方又扔到了床上,换好衣服准备上学的时候才想起来又叮嘱道。

“不准乱跑!我晚上给你买草料和笼子!”

躺在床上打了一个滚,讹兽抬起爪子遮住了眼睛,“呜哇,这个小主人虽然凶,看起来就是要进少管所的犯罪恶役,可人意外的不坏啊!”

说不定撞大运了!

而且小主人还认识那样的大妖怪~把他从大妖怪的饭锅里救了出来,简直是天使!

……

打了一个哈切,玉藻前慢悠悠的从房间里走出来。

之前绿谷所说的,他在雄英任教的事情不是开玩笑,虽然不怎么认真上课,但断断续续的,他也在雄英教了快五年了。

那位校长,好像又一点看穿了他的本性。

头脑得到了开发的动物果然厉害呢,不过,想要找到他搞事的证据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毕竟…就玉藻前自己来说,比起搞事情,他更喜欢的果然还是埋下种子,静待其生根发芽。

然后又先看戏。

嗯~说起来最近Z市的无人区那边好像出现了厉害的家伙,下次也该抽个时间去看看了。

还有……那位同样称自己为老师的少年——死柄木。

啊啦啦,突然很期待绿谷和对方的见面呢。

两个人要见面了,知道他们之间不单是正邪大战之中的重要人物,而且还是师兄弟关系的话会如何呢?

嘛……不过这件事的掉马要是速度太快就没有意思了,当然还是要他们之间的争斗到了白热化阶段的时候再爆出来才有趣不是嘛?

玉藻前满意的笑弯了眼角,他歪头看向那边的黝黑小巷。

那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巷道,在黑发男人走进去的时候,也变得不一样了。

就好像美食一定要放在装饰上佳的盘子里一样,当一位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堪称惊艳的人物走入一个本来就破旧不堪的巷道时,这些景色也变得有古韵意味了。

“黑雾,开门吧。”低沉慵懒的嗓音永远能够在第一时间抓住人心,门对面的人在听到声音之后,几乎是在同一秒钟就打开了门。

“老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