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长妻子任梦周露 上吸下扎好大好深

情感网文 2020-06-11 00:00:21

林子铭倚在椅背上,一手轻轻扣着桌面,一手细细摩挲着玉佩上的花纹。低着头,长长的睫毛盖住他墨黑色的眼眸,喜怒难辨。叶临站在桌前,有些踌躇,仔细斟酌了一会,还是开了口:“少爷,老爷他,他到底怎么样了”林子铭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没有开口。叶临“扑通”一声连忙跪下,“是小的逾越了,少爷恕罪。”叶临边磕头边说。林子铭没有理会他,挥了挥手让他出去。叶临忙不迭地离去。

林子铭似不经意般瞥了一眼窗外。转眼间,一道身影从窗口飞入,跪在桌前。林子铭扬了扬手中的玉佩,眉梢轻挑。男子拱了拱手,道:“属下到达落英崖时,下面的确空无一物。在这短短半个时辰之内,凭空出现那么多东西,怕是落英崖下另有乾坤。”

“哦!”林子铭似笑非笑,“那你说说这些事会是谁做的呢”男子咽了咽口水,艰难地说:“属下斗胆猜测是叶老爷一手策划。”男子低下头,心中忐忑不安。林子铭抿了抿嘴唇,挥手让男子出去。

林子铭略思考了一会,放下玉佩,飞速地研墨。约莫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林子铭将砚台中的墨水尽数泼在玉佩之上。一刹那,墨水全部被玉佩吸收。待墨迹变干,玉佩上赫然出现四个字“计划开始”。林子铭闭了闭眼,拿起玉佩,手上用力,玉佩顿时化为粉末。林子铭静坐片刻,朗声开口:“随风!”一名小厮打扮的男子急忙推门进来。“让叶临来见我。”林子铭面无表情地说。小厮应声而去,不一会就回来了。“少爷,前厅出事了,管家请您过去。”林子铭起身走出书房,随风紧随其后。

“管家,不好了,不好了!有几个人硬闯进来。”一名家丁疾步进来,气喘吁吁地说。“还不让人拦住!”叶临皱眉。“来人之中有两名高手,我等阻拦不住。”家丁惭愧地说。“这里有我,你快去请少爷过来。”家丁连忙离去。“有人吗”一名长得贼眉鼠眼的年轻男人大声嚷嚷,他后面是一个蓄了胡须的中年男人和两名魁梧大汉。“尔等是谁,竟敢在此喧哗。”叶临厉声说道。

“狗奴才,我可是你们老爷的亲戚,还不快让人来伺候。”年轻男子趾高气扬地说。“我倒是从未听说我师父有什么亲戚。”轻飘飘的声音响起,林子铭悠闲地走进大厅。他示意叶临在厅外等候,叶临领会地走出大厅。“放肆,这是叶族家事,你有何立场开口。”中年男子不快道。林子铭冷哼一声,“我要是记得没错,早在我师祖年轻之时便脱离叶族了吧。”林子铭慢悠悠地说。中年男子一惊,没想到这个毛头小子知道的倒是挺多的。转念一想,他轻笑道:“那又如何,你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呃……”他“小子”还没说完,就痛呼一声,直挺挺地倒下。一个大汉连忙蹲下查看,另一个大汉警惕地看着林子铭。“离魄针!”一名大汉惊呼。随即,两名大汉跪下求饶,“我等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滚!”林子铭开口。他们一人架着死去的中年男子,一人架着吓得腿软的年轻男子,快速逃离叶府。林子铭对着空无一人的大厅冷声吩咐:“别留活口!”话音刚落,屋顶一个黑衣人飞速掠出叶府。

题外话:没有回应没有动力啊!求回应!求珍珠!求收藏!

........近日来,叶府流言四起,搞得叶府上下人心惶惶。www.shushuwu .ne有说林子铭垂涎叶府家大业大,故意买凶杀人;有说林子铭忘恩负义,不顾旧情排挤管家是因为管家是老爷的心腹,他怕有一天会东窗事发;也有说林子铭风流langdang,流连花丛,两年前被叶府老爷赶出家门,如今是来报仇的。流言众说纷纭,却都是与当今叶府家主林子铭脱不了关系,纷纷暗指或明指林子铭谋夺叶府家产。

叶临对这些莫须有的事情自然是不信的。林子铭是他冒死救下的,又是他看着长大的,少爷性子虽有些阴沉,但都是因为年少时目睹父母双亡导致的。这些日子少爷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大,怕是……叶临来不及细想,林子铭已经走出大厅,来到他的跟前。叶临低着头,微弯着腰作恭敬状。“去着办我师父的丧事吧!切记,莫要失了我叶府的脸面。”林子铭的声音喜怒难辨。叶临自知事关重大,拜别林子铭后,就带着几个家丁前往城中最大却也离叶府最远的棺材铺。

叶临一进棺材铺,掌柜点头哈腰就差没摇尾巴了。叶临到是司空见惯,开门见山地说:“你们这儿有什么好棺材啊!”掌柜的眼睛一亮,口若悬河,“我们这儿的金丝楠木最好了,这金丝楠木的好处可多着了。这防虫、防腐、香气独特都是金丝楠木的特点,它可是能保尸身千年不腐。它还………”“够了,就这种吧!准备两个送到叶府。”叶临打断掌柜的滔滔不绝。“好的,好的。不知道是叶府哪位大人仙逝了?”掌柜双眼闪烁着八卦的光芒。要是在平时,叶临肯定不会理他。不过,今时非同往日。“唉!”叶临重重叹了一口气,“还不是我那苦命的老爷夫人啊!他们在游玩途中遭遇劫匪,死无全尸啊!”叶临悲痛地说。“哎!这是谁也不想的事啊!要怪就得怪那些天杀的劫匪,管家您可得节哀,节哀啊!”掌柜假惺惺地说,心中窃笑:嘿嘿,我巴不得你们这些有钱人死的越多越好,这样我的铺子就能财源滚滚了。叶临自然知道他心里打的小九九,也不拆穿,只是带着几个家丁和棺材铺的伙计抬着棺材从城西的棺材铺一路浩浩荡荡地走回东城的叶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