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的小肚子鼓鼓的h 天蝎男的吻会随便给吗

热点 2020-07-01 21:01:04

刘新杰慢吞吞地走在军情九局的走廊里,感觉异常糟糕。从齐佩林家里出来回到家已是晨曦微露。洗澡换完衣服跟捕快约定今晚接头的时间以后,立即去了趟方桐家,将庞贝计划郑重其事交托给小方,让他替自己暂时保管一天,如果晚上不见自己回来便代他同捕快接头。然后早饭也来不及吃,驱车回了九局。以齐佩林的精明,自己若是突然失踪,必将引起他的怀疑,所以无论如何,再不愿意也好,他也得回九局一趟。在这种关键时刻,任何一点疏忽都有可能是致命的,甚至会导致前功尽弃、功亏一篑。

总务处门前,齐佩林正问刘新杰的秘书小张“新杰来了吗?”

“刘处长……”小张顿了顿,指指他身后“来了。”

齐佩林转头,见他一身春季常服穿戴得整整齐齐,连最上面的风纪扣也系得一丝不苟,不由微微一怔,旋即恍然,心生歉疚,“新杰……”

“把上个月所有账目拿来给我看看。”刘新杰对他视而不见,冲小张说。

“现在?”

“现在。”正眼也不瞧齐佩林,走进自己办公室。

齐佩林跟着进了办公室,讪讪地刚想开口,小张抱着一摞账本走了进来。

“处长,这是上个月的总账,这些是各科室的报销单据,这些是夏季制服换季的记录,这些……”

好容易等她一一交待完毕出去,齐佩林忙关上门,干咳两声:“新杰……”

“有事?”刘新杰漫不经心地问,故意将账本翻得哗哗作响,一副“忙碌中,请勿打扰”的模样。

“你脸色好像不太好。”齐佩林有些没话找话地说。不过他看起来的确面容憔悴,眼下一圈疲惫的暗影。

“脸色不好还不是你害的!”刘新杰暗想。啪地合上账簿,“局座您有什么事吗?”

“我……想跟你谈谈,有时间么?”齐佩林踌躇一下说道。

“公事的话请说。要是私事,现在是上班时间,有什么话下班再说。”刘新杰一脸正色地答道。

“我知道你心里别扭……”齐佩林无可奈何地叹口气,“也好,那就下班再说。对了,这个给你。”从口袋里掏出样东西放他桌上,走出办公室。

齐佩林一走,刘新杰挺得笔直的腰板立刻坍了下来,拿起他留下的东西——是一管药膏,心中百味杂陈。其实,他并不怪他,更没有怨恨过他,他只是,只是不知道怎样面对他,仅此而已。从前面对齐佩林,他总是嬉笑自如,游刃有余。但经过昨晚以后,一切都好似不一样了,他不知道自己和齐佩林算什么关系,敌人、对手,朋友抑或情人;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态度对待他;甚至开始迷惑,自己究竟是谁,是031扮演的刘新杰,还是刘新杰扮演的031。

他很清楚齐佩林想说什么,可他却没心思跟他说这些。他只想尽快和捕快接头,尽早完成任务离开上海,躲他远远的,仿佛如此便能彻底摆脱他和他之间千丝万缕、千头万绪,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一般。

叫来小张,刘新杰吩咐道:“上个月账目我看过了,没有问题可以向上呈报。我有点不太舒服先走了,你替我请个病假,病假条过几天我再补过来。”

“要不要告诉局长……”

“别告诉他!”他脱口而出,随即放缓了语气,“局长那么忙,别拿这种小事烦他。”

望着刘新杰蹒跚离去的背影,小张犯开了嘀咕。处长让她别告诉局长,他是她顶头上司当然不能不听。但局长刚才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帮他盯着点刘处长,有什么动静马上告诉他,这下可左右为难了。嗯,处长只让她别告诉局长,可没说不准她告诉局长的秘书。

“苏姐,”拿起电话接通局长秘书小苏,“我跟你说啊刘处长他……”

回家不到一刻钟,就听到敲门声响起。刘新杰忙跑去开门,心里直纳闷“小方怎么转性不走窗户了”。不料门外不是方桐,而是他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齐佩林。

“今天局里很闲吗?”刘新杰懒洋洋斜倚门框,若无其事地说,“这么早就下班了?”

“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齐佩林端详着他的脸色,习惯性地握住他的手,他手指冰凉,手心灼热。“哪儿不舒服?”

“只是感冒,”刘新杰不着痕迹地挣脱他的手,“没关系,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还是去医院看看,检查一下我也好放心……”

“不用了。”

“你呀……多大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走,我陪你去医院。”齐佩林不由分说拉着他往门外走。

“我说不用了!”刘新杰提高声音,用力甩脱他的手。

“怎么了?”

“何必呢?”刘新杰冷笑,语气从未如此尖酸刻薄,“昨晚该不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你想要的也都得到了,再摆出这副关怀备至、情深款款的嘴脸给谁看?”

“什么意思?”齐佩林心头火起,强压怒气说道,“你以为我对你好就是为了跟你上卝床?”

“你别说是因为喜欢我。”刘新杰不屑一顾地说,“我又不是那些二十来岁小姑娘会信你那套甜言蜜语。”

“刘新杰你他卝妈什么意思!”齐佩林被他噎得一愣,忍不住暴怒,“昨天晚上我强卝迫你了么?你要真不想卝做难道我还能强卝奸你不成?!”

“昨晚我喝多了,酒后乱卝性行不行?”刘新杰抱着胳膊,冷淡地说,“不过逢场作戏而已,有什么关系。你不会以为上了我一次,我就是你卝的卝人了吧。”

“逢场作戏?”齐佩林喃喃重复。逢场作戏,或许刘新杰是,但他不是。只有这一次,只有对他,全部都是真的。

他苦涩地笑了。刘新杰的回答早在他意料之中,只是未曾亲耳听到之前,总是不甘心,总抱着一丝侥幸,万一,万一新杰……

“也对,大家都是男人,偶尔逢场作戏有什么关系。昨晚的事就当从没发生过,往后你是你,我是我,咱们各走各路,该干嘛干嘛吧。”

他走到门边,握住门把手,猛地回头:“新杰,如果……”齐佩林摇摇头,自失地一笑,没有再说下去。如果,他不是军统特工,或者刘新杰不是共卝党卧底,结局会不会不同?话到嘴边,他突然觉得这问题愚蠢到极点,不但愚蠢,而且毫无意义。绝对无法改变的事情,就算问了又如何?事实上,若不是因为他们各自的身份,人海茫茫,他和他也许根本没有机会相遇,更不会相识。齐佩林转身再不看他一眼,拉开门走了出去。

一切都结束了。他再也不必演戏,再也不需要每时每刻提心吊胆,唯恐自己被识破,再也不用整天面对齐佩林……可是他,一点儿都不觉得开心。

刘新杰如同泄气的皮球颓然倒在沙发上,随手抄起一瓶酒,咕咚咕咚一股脑灌进嘴里。辛辣的酒精刺激得喉咙像被火烧过,他剧烈地呛咳起来。全身痉挛地蜷缩成一团,把头深深埋进臂弯里,心里伤痛到极处,眼睛却像干涸的河床,一滴泪水也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抬起头,窗外已是彩霞满天,残阳似血,方桐无声无息站在他面前,眼中一片凄怆。

“是真的吗,哥?”

“你听见了?对,是真的。”刘新杰轻描淡写地说,向他伸出右手,“我交给你的东西呢?”

“为了这么个破烂计划,值得吗?”方桐摸出底片,一瞬间几乎想将它毁掉。勉强克制住内心冲动,把底片放在他手里。

“值得。”刘新杰抬眼望向他,毫不犹豫地答道。

“早知如此,当初你就该让我去……”

“我说过这是我的任务,和你没关系!”刘新杰斩钉截铁地打断他,“只要能拿到庞贝计划,我可以做任何事,我不后悔!”

“那对他呢,你真的只是演戏么?”

刘新杰没有回答,静静伫立在窗前,注视着窗外越来越深浓的暮色,犹如一尊沉思的雕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