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韩娱之收美天下

热点 2020-07-01 21:00:33

苏溯相信了心心,在某一个层面上,也是为自己找了个可以继续快乐的理由。他相信心心说那句“我会在”的时候,是真的想要好好陪着他,虽然韩旭是她内心无法抹去的记忆,但是他们也有过难忘的记忆。

她舍不得自己,她会和自己在一起。

那个时候的苏溯并没有想过,心心这个样子,是对自己心软还是真的喜欢,如果是对自己心软的话,那么面对长睡不起的韩旭,她会不会一样也跟着心软。

并没有机会让他去验证这件事情。心心飞去香港找韩旭的时候,韩旭的人已经不在医院里了。不久前,他已经被家人接回了家里。

那么他到底醒了没有。是没有的,心心这样想,如果韩旭醒过来,第一时间一定是找到自己,谁都有可能对心心耍心眼,韩旭不会。在心心面前,韩旭永远是个直肠子,爱得执着的那种。

她连夜又飞去了韩旭的老家。

苏溯在办公室给她打了几次电话,听到周围都是杂音,大概就明白了她不停走在寻找韩旭的路上。

“看到他了吗?”

“没有。”心心哑着声音,尽量不要让自己的声音透漏太多焦躁的情绪,“我到了再给你电话。”

快速的结束通话,其实是怕苏溯问的太多太久,她会忍不住把积压起来的所有不良情绪都抛在他的身上。

她的头靠在大巴车的窗户上,默默地流泪,从机场到韩旭家这么长的距离,她打了几个电话,除了韩旭妈妈那句,“你不用来了。”就是刺耳的忙音。

她很怀念韩旭还在的日子,他们一家人都把她当成公主来疼爱,韩妈妈握着自己的手对自己说,“以后韩旭要死欺负你,妈妈替你撑腰。”——这样的话还在耳边,却为什么忽然硬生生变成了冷冰冰的话语。

韩旭,你还好吗,是我让你彻底的失望了吗?

苏溯靠着落地窗,脚底下的烟蒂越来越多。

“我很久没看见你抽烟了。”普优从后面走过来,拿走他夹在手指尖的烟蒂,“心里紧张的话,为什么不跟去。”

苏溯的头看向窗外,让人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他在想什么。普优有点担心,靠进去。

“苏溯,别想太多,我看心心马上就会回来的。”

“是吗?”他的声音哑哑的,好像许久未开口,“你其实不用安慰我,我习惯了。”

习惯了那人时常不在身边,习惯了等待她的出现。但是明明他们的关系已经如此亲密,为什么她还是要让自己等。

“苏溯,心心她,并没有怪你不是吗?”

“是啊,她没有怪我。”苏溯慢慢转过头,“她在怪她自己。她越是这样,我就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越走越远。”

他坐回沙发上,盯着自己的脚发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爱情这种东西吗?”

他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去想自己是怎么爱上心心的,潜意识里让我继续对她的疼爱,可是有谁告诉我,这样的感觉并不好受。”

“苏溯。”

“我很卑鄙对不对。”他淡淡抹出一抹微笑,“这是我习惯的生活手段,也许心心并不适合这样生活。”

“苏溯,你不要这样说。”

“你猜,心心会找到韩旭吗?”他无意识地抽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种不能称之为笑容的微笑。

心心并没有找到韩旭,她到了韩旭的家里,甚至把储物间都找过,就是没有找到韩旭,韩妈妈冷冷地跟在她的后面。直到他颓然坐在地上,才开口说,“我们家孩子没有福气和你好,你现在就放过他吧,他还能过好好的生活呢,和你胶在一起,没什么好事。”

她不知道韩妈妈为什么会忽然说这样的话,是什么事情让她对自己产生误会,但是她什么也问不出口,她的眼神让自己感到有点疏离与害怕。

她什么都没找到,坐飞机回来之前给苏溯打了个电话。苏溯专门到机场接了她。

几天的奔波劳累让心心看上去狼狈不堪,苏溯却相反,他穿的很整齐,整个人看上去也很精神,眼睛亮亮的。

“回家先睡一觉,我看你很累。”

他拉着她的手,让她贴着他的身体。淡淡的须后水味道传过来,心心从苏溯的臂弯里冒出头,盯着他分外干净的脸颊,居然有些心疼。

“对不起,苏溯,让你担心了。”

“没有。”他笑,“你回来就好。”

温暖的阳光照在苏溯黑色的大衣上,暖暖的,心心却从这样温暖的怀抱里,感觉到淡淡的伤痕。苏溯的心,是不是在难过。

“没找到他吗?”

坐在车子里,苏溯替心心系上安全带,不经意地问。

“没有。”心心摇摇头,叹口气。

苏溯不再问,实在是不知道应该问什么,或者是说什么。安慰的话说出口,他怕最后说服不了自己,心里会跟着难受。

“我们先回家。”

“恩。”

一路上,心心闭着眼躺在椅子上,苏溯则是全程盯着路况,没有一次转过头来看看心心。心和心的距离,好像被什么隔开了。

“苏溯……”

“晚上我们吃什么,爸爸让我们过去,他今天煮了好吃的东西。”

“……”

“如果你累了,我们就先回家,我给你煮好吃的。”

心心靠在椅背上,“苏溯,你是不是很辛苦。”

现在轮到苏溯沉默了。

“我们这样,是不是很辛苦。”她说,“我不能不管韩旭,无论他如何,至少我需要见他一次,或者,我还要照顾他。”

“对,我是感觉很辛苦。”苏溯把车子停下来,“心心,我一直以为,爱一个人,是要给他幸福的。”

他露出一个恓惶的微笑,“我一直,都在等你给我幸福。”

可是你,却一直让我等待。

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口,苏溯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宝贝,你开车回家吧,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事。”

他下车,离开,背影消失在人海中,始终没有回头。

心心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两个都是她真心轻易想要好好对待的男人,一个现在失去了踪迹,一个她在无意中让他伤了心。

有的时候心心真恨自己,为什么要卡在两个男人之间周璇,苏溯和韩旭,无论是哪一个,都值得最好的对待,也许他们的生命中,没有出现一个心心,会更好一点。

韩旭的消失让她始终不能释怀,但是并不代表她对苏溯不够真心。这么多年,爱苏溯的时间比爱韩旭的时间多得多,她明白自己最后心落在了哪里,她现在只是需要一点点的时间,让她处理好韩旭的事情,才能心安理得的陪在苏溯身边。

她是,最后一次让他等她,处理了今天的事情,她会让自己毫无芥蒂地和他在一起。

但是她忽视了人心,是有承受的极限的。

苏溯的心,尤其脆弱。

第二天和家里所有人一起吃饭,苏溯当着所有人的面,公布了他们暂时分开的消息。

“其实是我最近工作比较忙,所以本来打算的婚事我们需要放一放。”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心还以为苏溯只是单纯的把婚事改期。但是苏溯随后的一句话,才让她知道他的想法。

“心心这一段时间,还是搬回家里住,我怕最近忙,没办法顾着她。”

苏溯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还是含着笑,正在埋头苦吃的普优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他们。

“苏溯。”

“等一下还有一个会议,我就不吃了。”

他站起来,扶着椅背,在心心额头上落下一吻,“再见。”

他慢慢地说。

“苏溯。”心心拉住他,觉得这么就放他走了,好像他们的未来也没有了。

苏溯轻轻松开她的手,“我得走了。”

他转身,没有再回头。

苏溯曾经幻想过有一天,到了自己80岁的那一天,手里还能牵着个心心,听她说这样或那样的事情。两个人的皱纹都爬满脸庞,他还可以亲亲她,看着她眼角弥漫开的笑意。

他是如此喜欢她,如此想要这份幸福。就像是年少时,想要父母的关爱,想要拉着爸爸妈妈的手一起上学。

他总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上,总是缺了一些东西,上天想要从他身上夺走的东西,总要让他尝尝甜头,然后在残忍的夺走。

他受够了这种感觉,他想,至少有一次,他可以先一步走开。

因为留在原地,他不幸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