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 师姐中了合欢散

热点 2020-07-01 18:00:35

小水被一种难言的心痛惊醒,发现枕着的手臂酸麻得厉害,不知是受不了这麻,还是心中没有散去的痛,泪终于掉了下来,默默无声,被风一吹,泪痕上凉凉的。想起小竹最后绝望的喊声,心再次痛了起来,对不起,小竹,希望你能振作起来,想来盟主应该能帮我好好照顾你的。

小水默默流了一会泪就走向卫生间,把脸浸在水里,直到肺快炸了才猛得离开大口呼吸。他从来没有过这种心痛,就算当初明白自己可能永远只能一个人孤单的活着都没有这么难受过,小竹,那个第一次让他心融化的人,细想前几次轮回,黑胖大妈,教主主人,都对他那么好,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开心,现在想来,他一死,他们是不是也会伤心难受,他似乎把他们辜负了。

夜很深了,房间却不暗,路灯冰冷的照进房内,小水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细细回想黑胖大妈跟教主主人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他不敢想小竹,那怕他的名字刚进脑袋,就会控制不住流泪。然后想到被救的小男孩、狼哥哥、弱病盟主,然后是那个乞丐,如果那个乞丐是被他第一次救,为什么他没有死,后三次基本都是以命换命的。越想越乱,越乱越想,然后把他自己绕了进去,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哎,只有走一步算了一步了,上天安排的命运,他一个凡人如何抵挡。不过有他这种凡人吗?

“嗯……”好饿,虚弱的伸手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快中午了。别问他无亲无友拿手机干嘛,他是个被人孤立的疯子,还想被物也孤立??得不到人与人之间的精神享受,不差钱的他还不能在物质上好好享受一下,就算他差钱,只要他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过,这种可以随心所欲拿东西的待遇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得到。如果让一个普通人,用所有的亲情爱情友情来换可以让他透明起来并能得到世界上任何一样东西的能力,说不定大有人愿意。最先他也激动过,可没过多久就冷却了,就算得到世界最贵重的东西,没有人与他分享又有什么意思。

今天是买菜自己做还是外面吃,要不叫外卖吧。说想外卖,昨天那个人是哪个餐馆的?反正呆在家里也没事可做,去看看别人的热闹吧。起身,穿衣,刷牙,洗脸,开门,下楼……闻到空气中各家散发出的饭菜香,吞吞口水,忍不住又羡慕嫉妒别人一次,有家的感觉真好。至于他住的那个,那个只能叫房子,不能叫家,哎……想小竹熬的红糖粥了,吸吸鼻子把眼睛里的雾气也吸收掉,不要再想他了,没有他的存在他也会做得很好的,现在还是想想自己吧。话说还没有试过能不能饿死呢?不管了,先把肚皮填饱再说……

随便走进一家店,没有人理他,现在才刚刚饭点,人还不算多,随意喊了份鱼香肉丝饭就坐在位子上看来住的人。没有店员来招呼,没有食客来搭讪,也没有等好久就上来一份冒着香气的鱼香肉丝,色香味俱全的肉丝铺在白胖胖的饭粒上,小水困难的吞吞口水,开动。他坐在靠窗的位置,边吃边看着街上来住的人群,没有一个他认识的,也没有一个注意到他。自嘲的笑笑,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

一个温柔的笑容飘过,小水刚低下的头猛的抬起,用力太过差点弄断他的脖子,刚刚那人怎么那么熟悉,是前天送外卖的那个人,这个认识让他莫名的激动,站起身来就向那人快消失的方向追去,没有人阻拦他,也不会有人阻拦他。小水眼睛在某个方向拼命的追寻,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那个人如此执着,也许他是打破他诅咒的最好咒语。

他想叫他停下,可是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能让他停下,只是紧紧的盯着他,不想让他再次消失。终于那人在十字路口停下,小水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到周围一阵高呼,一辆车突然失控生生的撞到那人身上。他觉得他的心跳已经停止了。

四周的人都围了上去,等小水一口气喘过来才发现围观群众太强大已无他的立足之地,他想看一眼他都不行,急得想抽把刀把面前的人都砍没了,只能像被抛弃的小狗一样在人群外绕来绕去。没过多久一辆救护车尖叫着驶来,任小水无论如何都挤不起的人群默契的让开一条通道,小水急忙绕到那通道处却也只见抬那人的医生护士,然后又被挤开,那人被送到了车了,关车门的时候,小水才终于看到了他。那个人像是一直看到他一样,还是那个温柔的笑容,像是在安抚他一样,他的腿上大片鲜血刺激得小水也红了眼,正想再细看,门去死命的关上,车子又尖叫着扬长而去……

刚刚还紧紧围在一起不让他挤进的群众慢慢散去,各种看了热闹后散场的聊天内容传入小水耳朵……

“哎呀,真是惊险,刚刚差点撞着我了”这是与车祸失之交臂的路上甲。

“是呀,是呀,不过刚刚那人反应真快,明明要命的一下硬生生让他避开了要害,只撞着了腿。”这是被外卖兄敏捷的身手折服的路人乙。

“不过那撞人的司机怎么一直没有下来,救护车也来得太快了吧,我120还没有拨通呢。”这是好奇心旺盛的路人丙。

“哎,你们这些人都只盯着被撞的人,都不注意周围,那司机一开始就晕了,救护车来时就被抬上了车。我可看见那救护车早就向这边驶来了,可能是这附近几家医院路过的,哎,真是赶早不如赶巧呀!”这是真相了的路人丁。

“这路口又不是第一次发生车祸了,红绿灯安排的时间也不对……”

“可不是嘛,我老太婆想过个马路都得快,你说我老胳膊老腿的怎么跑得过那些年轻人。”

“大妈,你以为就你跑不过,连我这年纪力壮的小伙要是慢了一秒怕都得被车淹没在班马线上。”

“你是年轻,可力壮嘛,怕被吸干了吧,看你瘦的。”

“嘿嘿,小周你是在说你吗,昨晚又被苍老师缴了械吧?”

“妈妈,苍老师是谁?”

“莫听那些猥琐叔叔乱说,这次考试分数那么低怎么回事,让你好好学习,一天就守着苹果玩,让你爸爸给你收了……”

“啊,不要啊……”

这是各种歪楼的戊,己,庚……

小水跟着周围的人离开,对,救护车应该就是这附近医院的,他一家一家的找,总会找到那个人的。身随心动向最近的一家走去。

一间一间的病房找过,没有,换一家医院再找,还是没有,接连找了三家都没有找到那个人。天色很晚了,小水很累,坐在医院椅子上,双腿自然分开,手肘放在腿上,双手捂着额头,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他很想继续找下去,可又怕找不到,他受不起那份失望。走廊上过路的医生护士病人越来越少,夜很深了,没有人来赶他走,更没有人注意到他。小水直起腰摊软在椅子上,最后还是决定明天继续找,算来他们已经见了两次面了,什么时候是他们的第三次见面,他们还会有第四次,第五次……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