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之路小说 我在婚礼上和陌生人

热点 2020-07-01 09:02:37

终于,白衣的女子缓缓转过身来,深邃的眼眸漩涡一般旋转着,沉溺着。“王爷,你,以后便不必再来这‘落叶阁’了。便是来了,我也断不会见你。”

“为何?”声音里有着压抑的怒气,变得沙哑,低沉。

然而,此刻的‘夜妃娘娘’西罔夜冥却丝毫无所觉一般无动于衷,依旧保持着那一份超然,冷淡,不动如山。

“只为你不了解我,甚至是不认识我。所以,我们,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原本,我便不是我。反正,我的身份是西罔国质子是无可争议的,我有自知之明。所以,你也不必再为了做给谁看而装作对我好,对我有兴趣。我们,彼此之间好好的相处,安静的相处,不打扰各自的生活便罢了吧。”

自始至终,那平缓到仿若一潭死水的语气一如它的主人一般淡若云烟。赫连亟苍心中竟是怒不可遏,几乎便要控制不住的冲上去紧紧掐住她的脖子。双眼隐隐泛着赤红,衣袍下的手掌已经被紧握住的指甲刺穿,一阵粘腻的潮湿感觉几乎唤醒他嗜血的因子。低沉的嗓音能够听出来那几乎压抑不住的怒气。“本王到底哪里不好了?天下间,不知有多少人千方百计想要爬上本王的床榻。你,竟是如此不知好歹,竟敢拒绝本王?”

“王爷,我并非不知好歹。”一成不变的平缓语调在赫连亟苍怒极挑眉的压力下依旧缓缓响着,“相反,正是因为我知道自己于你而言是什么样的存在,明确自己的身份,这才敢向你说出这般话来。”

“那在你心中,你,于本王而言,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只是一个神秘而想要征服的玩偶吧。”明明是询问的语气,但那淡淡的,不带感情的说来,竟是让人觉得如此的笃信不疑。“你,不会爱我,而我也知道这个事实。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再在彼此的身上花时间精力了。”说完,竟是不待赫连亟苍回话便转身进屋,只留下一个苍白而孤寂,但却倔强又骄傲的背影。

“我言尽于此,王爷请回吧。”

你怎知本王并非真心,你怎知这只是本王一时心绪来潮的兴趣,你怎知本王……然而,你已经这般说话,本王堂堂‘苍平王爷’,怎可能放下尊严再来此受辱?双掌一紧,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落叶阁’。

“既然,你让本王别来,那你就做一辈子的笼中之雀,再也别想踏出落叶阁一步。”

“传本王令,自今日起,‘落叶阁’为王府禁地,除了珠珀的日常伺候之外,谁也不得踏入此地一步。当然,更不许有除了珠珀之外的任何人出来。”

自此之后,苍平王府落叶阁,便成了一只神秘而寂寥,囚禁骄傲的白色鸟儿的笼子。

赫连国王城依旧繁华喧嚷,众生芸芸口耳相传间,流传着一个让人心惧的故事。

这日夜间,灯红酒绿的‘百花坊’中依旧人声攒绕。

“听说啊,半月以前,苍平王府后院闹鬼,一个极其偏僻的院子中有白衣女鬼出没,后来啊,被王爷封了做禁地。”

“李大爷,此话当真?”粉衣女子乍一听见苍平王爷名号,猛地来了兴趣,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好奇道:“是那个苍平王爷?”

“还能有哪个苍平王爷?”

苍平王年轻俊美,潇洒多情,有权有势,当今国王器重无比。更有传闻,下一任国王,大王子赫连昊宇亦是无比倚重此人,甚至常常将其召进王宫,与其商量治国对策。试问,有谁人不知他。又试问,又有几多女子不喜欢这等人中之龙。如此,一听几位常客聊起苍平王爷,女子们便是立时来了兴趣,满脸好奇。

“李兄,此言差矣。”

“噢?黄兄何出此言?”

那姓黄的男子放开了怀中搂着的女子,伏在桌上,悄然环视周围,这才轻声道:“苍平王府中,没有闹鬼。其实,是王爷将一个才娶进门几个月的王妃给软禁了起来。”

“什么?真有此事?”

“那是当然,听说啊,王爷刚把那女子接进门时也是毫不在意的。可是后来,她整治了王爷的宠妃,不仅没有受到责罚,反而,还被王爷喜欢上了。几乎连续一个月,王爷日日都去见她,可她,却总是拒绝王爷。听说啊,是她在外面有了情郎,嫁进了王府之后还经常书信来往,这才不愿意和苍平王爷同房的。”

“什么,有了情……”李姓男子“郎”字尚未出口,便被那黄姓男子一把捂住了嘴。满脸紧张的怒道:“嘘,小声点,你找死啊?这可是王府的秘密。”

李姓男子心中一紧,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那,既然是秘密,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那黄姓男子一脸神秘骄傲,“邻家小翠几日前去王府做了十日短工,这才隐约得知。自小,她就青睐于我,自然是不会隐瞒我什么秘密了。”

“真有,此事?”沙甜的嗓音显得有些不敢相信,自楼梯口传来。几人略微抬头一看,竟是千金难得一见真容的花魁娘子,玉牡丹。此刻,那娇艳的脸上,尽是若有所思的神色,也没有看见两位男子痴迷的神情,听不见开口呼唤的声音,嘴里喃喃着,向房间走去。

本来,自己是不能轻易见人的,只是伺候的丫头泡坏了一壶茶,这才心血来潮想要自己亲自泡一壶,去了储藏间拿小红泥焙炉。才经过走廊,便听到了走廊下一桌人压抑兴奋的声音,这才出声相询。然而,近些日子,这些传言听得多了,自然也就大概猜出了个始末。虽然,心中早就决定了要对他死心,实际上,也已经没有了那一份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再次听到他的消息,依然会在意,会担心。摇头一笑,挥开心中的烦扰,踏进了房间。

然而,看到了纱帐间那高挑纤细的白色身影,脚,却是不由自主的顿在了原地。不敢相信的死死盯着那随风舞动的白色衣衫,喃喃着,“是你?是你么……”

“不记得我了么?”清朗的声线缓缓流淌,让人赏心悦目。轻笑声中,夹杂着淡淡的善意的调笑。

玉牡丹回过神来,关上房门便向着那道身影奔去。似乎知道她的动作,白衣人也不躲闪,静静地看着脸色激动的站在自己面前的丽人,“玉姑娘。”

浅浅的,带着和善,却又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疏离。心中一痛,玉牡丹爱怜的看着白衣人,“为何,你看起来这样寂寞,为何,你看起来如此孤单,为何,你看起来这般无助……”说着,竟轻轻伸出手,将这比自己高上许多的人搂进了怀中,“知道么,你的眼睛在告诉我,你很落寂。别这样,我会心痛。如果可以,我想要好好保护你,怜惜你,请不要再露出这般心疼的眼神,好么?让我做你的姐姐吧,让我有一个可以好好爱你,疼惜你,保护你的机会……”本来沙甜的嗓音染上了一缕浅淡,但却真挚的哀求,仿佛这便是她追求一世的结局般执着。

白衣人静静地站着,没有挣扎,任由玉牡丹将自己温柔的,爱怜的搂住。沉静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缕动容,掠过一抹感动。轻薄的唇微微扬起,“玉姐姐。”一声低低的呼唤,优雅而绝美,几乎在瞬间便摧毁了玉牡丹所有的理智与矜持。猛地一把,将白衣人深深的按进自己香软柔嫩,丰腴饱满的胸脯,迫使他半蹲着身子,爱怜,使劲地揉搓着他如瀑般的青丝。口中难以自抑般喃喃出声,“真好,真好,以后,姐姐再也不会让你寂寞了。真好,有你,真好……”

胸口传来闷闷的笑声,“玉姐姐,再有一会儿,你的弟弟,又没了。”

玉牡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看起来像是陶瓷娃娃一般精致美丽的弟弟差点因为自己的热情窒息而亡,这才略有懊恼,微红着美艳的脸松开了怀中人。

“你这小子,真是的……”看着面前那张因为窒息而泛着微红的脸闪耀着绝美的光彩,本来想出口的话,却在瞬间忘了个一干二净。末了,只得轻叹一声,“唉,算了,你这祸害天下的孩子啊……”拉着他的手坐下,这才稍稍恢复了理智,“对了,你已经是我的弟弟了,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究竟是……”

“我叫西罔夜冥。”

“夜冥,夜冥……”嘴里呢喃着,纤纤双手却是爱怜的抚上了西罔夜冥的脸颊,“为何,竟会是这般寂寞的名字?夜冥……”

轻轻按住那双柔弱无骨的手,“玉姐姐,我很好,别为我担忧,别为我伤神了,好么?”

“傻孩子,我是你唯一的姐姐,怎能不为你伤神,不替你担忧。对了,你今日这是?”

“没什么,放下了心中的包袱,不知不觉,便来了这里。”

“果然,夜冥,在你心中,原是把我当做姐姐了。不然,又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来一个几乎可以称作是陌生人的女子的房间,嗯?”轻笑着,为自己发现的事实而心中惬意。

“玉姐姐,你这是要焙茗么?”

“哦,对了,今日,为了我可爱的弟弟,我亲自焙茗。仿佛是上天注定的,你知道么,夜冥,姐姐已经一年没有亲手焙茗了。今日却不知是怎生来了兴致,刚才拿来了一应器具,谁想,现下竟得了这般倾城的弟弟。看来,是上天注定,我们会有这段缘分,特意让我提前准备着。”

“那玉姐姐,夜冥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各自带着淡淡的笑,看着墨绿卷曲的茶叶在纤指中慢慢变作袅袅青烟,缭绕着挥不散的安心的香,娆娆袅袅,不歇不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