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生活我献出身体细节_太涨了不要放樱桃

热点 2020-06-11 09:01:16

“你怎么来了?”荣生第一次感觉到手足无措。

“想你,”他的语调依旧清脆温润。

他的话,实在是太令人瞎想了,荣生慌忙的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人后,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带你出去走走吧,”荣生朝着他,扯出一抹微笑。

“好,”他点了点头。

跟他商量好之后,荣生便去见了爷爷,告诉他,自己有朋友过来,陪他出去走走,等会就回来。

荣生的朋友很少,能够带到家中的,更是屈指可数,爷爷一向都希望荣生能够多交一些朋友,再加上奶奶的事,他也害怕荣生会多想,现在有朋友主动来找荣生,他自然是同意荣生多出去走走。

在农村,高楼大厦很少有,但青山绿水入目便是。

于是,她带着李志嘉去了她小时候常去玩的一座小山上。

已经将近秋末,但这里依旧绿意盎然,漫山遍野的松树,像排列整齐的军人一样,布满了整个山头。

不知道谁曾经跟荣生说过,早夭的孩子,是不允许立碑下葬的,他们的尸骨只能够被埋在山上,父母为了他们下辈子可以投一个好胎,也为可以找到他们,便在埋他们的地方,种下一棵松树,保佑他们灵魂不灭。

不过,这显然并不是真的,或许只是大人们为了让孩子们早点回家,而编造出来的谎言。

“这里真美,”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不住的赞叹着。

“你喜欢就好,”荣生淡淡的回了他一句。

“这是你长大的地方?”他轻笑着开口。

“对,”荣生深吸一口气,青草的芳香和微风的吹拂,让荣生的心情好了不少。

“我以为你一直是一个高冷淡漠的人,没想到你还有如此感性的一面,”他像是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似的,带着满脸的惊讶。

“噗……”荣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她没想到李志嘉会这么评价她。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也就是开学的第一天,你安静的搬着桌子来到教室,整个人无悲无喜,就连那双明亮的眼睛也是透着淡漠,我尝试着跟你打招呼,但你没理我,”他笑着望着荣生,然后整个人像是陷入了回忆一般,

“我觉得你这人太高冷了,但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挑战这种高难度的项目,你肯定不知道,我曾在你身边大声喧哗,和朋友打闹,还特意和你的同桌打好关系,都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但你都没有理过我,甚至连抬头看我一眼都没有,”

“不过,我也正是属于那种越挫越勇的人,你越不理我吧,我就对你兴趣越大,就越想引起你的注意,”

“直到我在引起你注意的期间中,渐渐的发现了你的不同,从大吼打扰到你睡午觉的阿秋,到明明不耐烦却依旧回答阿秋的问题,这一切都不由自主的吸引着我,为了真正的了解你,我曾偷偷的尾随着你,我偷偷的观察、注视着你……”

“你说这些干什么?”在他愈加炙热的注视下,荣生的耳朵逐渐的爬上了一抹红晕,让荣生不得不打断他的话。

他突然站起来,走到荣生的面前,极尽温柔和真诚的说了一句话,“说这么多,我只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想陪伴你。”

荣生曾看过无数的偶像剧,也听过无数遍的男主向女主告白的话,但无一不都是嘲笑他们,“太假了。”

可荣生没想到,会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也会有人跟她说这么一段话。

大家都还年轻气盛,十六七岁也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花言巧语大家几乎会说,明明脑袋里清醒的说着不要相信的话,可心里却依旧忍不住的想要去相信,毕竟青葱岁月的喜欢,是纯粹,不含任何杂质的。

但是多疑和难以相信人的性格,让荣生难以接受这份突如其来的告白,荣生甚至在猜测这是不是他开的一个玩笑,或许仅仅只是他的征服欲和一时兴起得缘故而已。

荣生只能沉默的面对他,做不出半点回应。

他那双狭长好看的眸子死命的盯着荣生,就连荣生脸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直到许久,都没有等到他想要的回答,便只好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耷拉下脑袋,又转身回到刚才的岩石处,再次坐下。

荣生没有放过他眼底的那一丝失落和复杂的情绪,荣生知道他有些生气了,但荣生现在是真的不能够给他答复,就连以后能不能明确的答复他,荣生自己都不太清楚。

可荣生觉得,所有的男生都跟小孩子差不多,只要你愿意去哄他们,他们的那种生气就会如同风一样,转瞬即逝。不过,荣生从来都没有哄过人,更谈不上有什么哄人的经验,所以荣生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荣生只得尴尬的转移话题,想要缓解他的情绪,“你是怎么知道我老家的位置的?”

荣生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过,她老家在哪里。就连班主任让荣生填的家庭地址,荣生也只是填的新家的位置。

“问的呗,”他低头玩着地上的草,闷闷的开口。

他一副生闷气的样子,像极了荣生小时候养的黑豹,那是一条大狼狗,每次荣生不理它,它就趴在地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荣生忍俊不禁的走上前,摸了摸他黝黑的短发,像是哄黑豹一样的哄他。

“我又不是狗,你这样摸我头干吗?”他抬起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尽管表情上还有些嫌弃,但始终没有躲开荣生的手。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荣生故作惊讶状,但荣生似乎找到了哄好他的方法。

“我不是狗,”他听懂了荣生的意思,一脸恼怒的反驳着。

“好了,不生气了”,荣生收回手,朝他笑着。

“我没生气,”他有些别扭的扭过头,似乎是在不好意思。

荣生想了一圈所有熟识的人,还是没有找到半点线索,只好再次开口问他,“那现在可以告诉我,是谁告诉你我住在这里的吗?”

“是林晓甜告诉荣生的。”

“嗯??”荣生忍不住的紧蹙眉头。

“她是我一个哥们的女朋友,一次聚餐时候,无意间聊天,不小心提到了你,她就跟我聊了两句,说是你的好朋友,一起从小玩到大的,”他站起来,朝荣生解释道,一脸的真挚,似乎怕荣生误会。

可荣生现在并没有心情,听他讲话,林晓甜这几个字,一进入到荣生的耳中,所有的关于她的记忆,就这样从脑中爆发开来。

那是荣生曾经唯一的好朋友,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同一个小学,同一个中学,只不过在高中这里岔了一个口,她成绩不好,去了一个私立高中,而荣生的成绩稍微比她强一点,便去了一所还不错的高中,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们的关系也原本不会有什么变化。

不过,她们却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时间,它能够改变一切,包括每个人,林晓甜长得很漂亮,上了高中之后,更是出落的亭亭玉立,追她的男孩子虽谈不上数不胜数,但也有不少。

等她们上高中之后,再一次见面,林晓甜告诉荣生,她谈男朋友了,原本这算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尽管学校明文禁止不允许谈恋爱,可大家都不是所谓的好学生,自然也不会循规蹈矩的遵循学校的规章制度。

大家都说恋爱中的女生智商大都为零,林晓甜也不例外,她谈恋爱之后,不能说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但也是改变了许多,浓妆艳抹不说,说话嗲声嗲气也算不得什么,毕竟跟荣生也什么很大的关系,荣生不喜欢说道别人,也没有权利说道别人,尽管荣生不太能忍受她这个样子,但对于她,荣生还是抱有极大忍耐,不过,就算这样,两人还是渐行渐远了。

直到有一天这一切都爆发出来了。

那一次,她突然约荣生出来吃饭,荣生虽然感觉到有些奇怪,但本着内心的想法还是去赴了约。

林晓甜破天荒的带荣生去下了馆子,点了不少荣生爱吃的菜,荣生有些诧异,但她说许久没聚在一起吃顿好的了,有些怀恋曾经的友谊,听她这么说,荣生就不在言语了。

人心总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猜测的东西,饭吃到一半,她就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原来是他男朋友想要买一辆摩托车,手里的钱不够,来向荣生借钱了。

她知道荣生家里的情况,荣生父母只有荣生一个女儿,自然不会在吃喝上面亏待,尤其是钱的这一方面,荣生父母更是大方。

可荣生一向花钱大手大脚,再加上几天之前她已经将手里剩余的钱,都借给了她的一个同学,荣生将这些告诉林晓甜,希望她可以理解自己。

但不料她听完荣生的话之后,脸色大变,甚至要求荣生去向那个同学把钱要回来,但是怎么可能,那个同学不小心把这个月的生活费给弄掉了,如果荣生不讲情面的把钱要回来,不就等于落进下石嘛,更何况那个同学这个月该怎么办了。

荣生耐心的向她解释,并试图劝服她,谈恋爱可以,但拿大笔的钱去资助他买摩托就不行了,先不说你们能不能走到最后,就单凭他朝你要钱这一点,便不太好了……

她没等荣生说完,便先发了火,“你什么意思,钱你爱借不借,但你凭什么说我男朋友,还诅咒我们,你是个什么东西……”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