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系列辣小说合集 万千宠爱王三九全文阅读

热点 2020-06-09 18:16:05

托生突然被噩梦惊醒。

他的梦里,有一个我陌生的男子,戴着面具,一直对着他喊:“你配不上崎义一,你这个肮脏的男孩,你赶快从他身边消失!”

托生一身冷汗坐在床头,他惊叫了一声,赤池跑进来问道:“叶山,你怎么了?”

“我……我梦到有人一直在对我喊,他让我离开义一。我想说话,可是说不出来。”托生抹抹额头上的汗,眼神迷离。

赤池坐在床头,低声说道:“叶山……或许你现在忘记他,才是最好的方法。”

托生惊讶地抬头看向赤池,“你说什么啊赤池学长?你让我忘记义一这怎么可能……我的初恋,就是他啊。”

赤池没有再说什么,起身走到客厅,然后把准备好的东西摆好,喊道:“叶山,先吃早饭吧……”

托生在睡衣外加了一件外套,进浴室洗漱后安静地吃完了早饭。

“赤池学长昨晚睡了沙发吗?真是对不起,家里只有一个房间……”托生收拾好沙发上的被子,抱歉地说道。

赤池摇摇头,“没什么。你一个人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啊。不要为难自己啊叶山,你还有利久,三洲,真行寺,我们都是你的朋友。”

叶山坐在沙发上笑了一笑,“有时真羡慕真行寺,虽然三洲对他那样,他们还是很幸福。”

酒泉加美是和井上佐智齐名的小提琴手,在各大音乐会上大放异彩。身为酒泉家族的千金,她出身高贵,姿容艳丽,还有一身琴艺,自然是各大财团都想联姻的对象。

至于她选择崎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她从小喜欢崎义一。因为佐智的关系,经常一起练习的她认识了义一,于是对完美的义一倾心不已。可惜义一回了日本念高中,两人见面机会不多。

听说义一将要与自己订婚,酒泉加美自是喜不自胜。她的父亲酒泉黑泽更是大方地出手为崎家的事业添砖加瓦。

崎治也早已对媒体公布此事,可作为当事人的崎义一却久不露面。

义一每天都与赤池通话了解托生的近况,“他很好就足够了。”

“义一,如果你再不答应的话,只怕你父亲没了耐心,便会对叶山下手。”

“章三,我知道了。麻烦你照顾好托生,我明白该怎么做了。”义一结束通话时便下了决定。

他拨通了父亲的电话,“订婚定在什么时候?”

托生当时正在超市买东西,为了陪他,赤池和三洲他们决定到他家举办PARTY,托生不得不出门买些食物。

他听到周围的一些女人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他隐约间听到了义一的名字。

“崎义一,崎氏财团继承人,和那个酒泉家族千金酒泉加美订婚了。”

“订婚典礼就可隆重了,听说排场可大了呢,都上电视。”

“酒泉加美就是那个小提琴手吧,很有名啊。”

托生扔下东西跑回家,打开电视,满满都是义一和别人订婚的场面。

穿着黑色西装的义一依旧帅气,站在酒泉加美身边的他嘴角有一丝笑容。

义一订婚了,和一个女人?!

义一,这就是你离开我的原因吗……

崎义一,你怎么能够这样伤害我呢?

我到底算什么……

崎义一,我再也不愿意看见你。

赤池打开门时,看到的是倒在地上的托生,他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把托生扶起。

一旁的真行寺着急地看向三洲,问道:“新学长,怎么办啊?叶山学长他……”

三洲淡定地看了他一眼,“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

赤池把托生扶到沙发上,对门口的两人说道:“你们赶快叫救护车啊。”

三洲扫了一眼还在播放的电视,“不用了,他没事的,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不想看的罢了。”

赤池这才注意到电视,站起身来,叹了口气,“终究是瞒不住的。”

真行寺看着沙发上那个日渐消瘦的托生,不禁开始担忧自己和三洲的未来。

三洲一眼看穿了身边人的想法,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忠犬是没有机会离开主人的。”

“新学长……”

义一结束订婚典礼后便赶紧打电话给赤池,“怎么样了?托生他……”

“他晕倒了。”赤池的话让义一的心揪紧。

“章三,怎么会这样?”

“他看见你的订婚典礼了。对不起啊。”

“怎么会呢?不是让你去陪他不让他知道吗?”

“他去了趟超市,好像听到了什么,回来就看了电视。他都知道了。”

“原来就是瞒不住的,是我在异想天开……”义一开始自嘲,苦笑几声。

“义一,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解决的。”

“谢谢你,章三。”

托生昏睡了两天,他再次醒来时已是凌晨一点。他睁开眼睛,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他的脑海中,那个人的身影渐渐消失,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还有什么期待。

崎义一,再见了。

真的再见了……

赤池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精神焕发的托生,“叶山,你……你没事吧?”

“我很好啊,赤池学长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托生的笑容明媚,一如义一离开之前。

“你没事就好,可是你拿着行李要去哪里?”

托生看了一眼行李箱,笑道:“法国,我要去进修小提琴。”

“进修?可是……”赤池有些犹豫,他本以为经历挫折的托生会放弃义一送给他的小提琴。

“我可能要去两年,赤池学长你们也可以来看我啊。”托生看了一眼时间,“赶飞机可能来不及了,我先走了。这次只是来告个别,谢谢学长的照顾。”

赤池送完托生,赶紧打电话给义一。“义一,叶山他要去法国。”

“法国?”

“他说他要去进修小提琴……”

飞机上的托生终于放下了伪装,他卸下笑容,淡淡地说道:“从此以后,叶山托生,依旧是那个对人冷漠的男孩。”

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到托生身边,然后坐下……

那男人一脸冷傲,他棱角分明的脸散发着一种王者气息。

他看了旁边的托生一眼,开口道:“你叫叶山托生?”

托生惊异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男人笑了一下,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托生,“你刚才有说吧。”

托生的脸红了,他的话被一个陌生人听到了……

“我叫樱井凉介……”

法国巴黎。布罗涅音乐学院。

这是托生当年学小提琴时,启蒙老师推荐他来的地方。

托生选择住在学院外的一个合租公寓中,他平时花大量时间在琴房练琴,回去的时间不多。

而那个叫樱井凉介的男人,在托生到学院的第一天便出现了。

他是小提琴专业的教授,曾是布罗涅的学生,被返聘回校担任新生教授。

很不巧的是,他教的班,正是托生在的。于是托生认识了这个永远只穿黑色的傲气男人。

托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今后会成为他的知己,甚至牵扯出一段揪心的爱情。

樱井每天都看着托生练习小提琴,他发现这个男孩每天坚持拉那曲《爱的礼赞》,在那段时间中,他表现得很用情。

樱井自然明白这背后必定隐藏着什么故事,什么故人。但他相信,一个男孩决定成为一个冷漠的人却愿意每天去回忆的那个人,一定曾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樱井有些心疼这个男孩,甚至对于他的过去,有了兴趣。

义一面临着结婚的困境。

自从订婚之后,酒泉加美便在崎治也的邀请下入住崎家。而这个娇贵的千金小姐,时时以未来女主人的身份自居,让义一头痛不已。

他每天处理完财团的事务,便急忙躲回房间,锁上房门。赤池每天会和义一通话,虽然没有了托生的下落,但好友的安慰始终是义一孤军奋战的力量。

“义一,托生已经走了两个月了……你不打算去看看他吗?”

“算了吧,见了又能怎么样?我怕我会忍不住带他离开,会说出真相。”义一再次想起了男孩清秀的脸,在他怀中撒娇的声音温顺好听。

“义一,你那边怎么样了?”

“酒泉家逼得挺紧,看来结婚是势在必行了。我正在把一些事务悄悄转移,如果顺利,或许很快就可以把一些事情解决。”义一的声音有了些兴奋,他希望自己每天有更长的时间工作,尽早回到托生身边。

“那就好。”赤池突然想起了什么,“义一,马上就是六月十五日了……”

“我会想办法回来一趟,托生……他会回来吧……”

托生,我一定会回来的,即使不能陪你,我也会在背后给你力量……

托生,你是最坚强的人,我一直相信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