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地把药丸推进去花蕊 坐摩托车车进入身体

热点 2020-06-09 18:16:05

八月末,乔海正式杀青。

剧组给他举办了一个简单的杀青宴会,乔海来者不拒,谁给他敬酒,他就回人家,喝的那叫一个痛快!

小徐刚开始没管他,后来发现他喝的确实有点多,就开始拦着他,结果越拦越来劲,好像不让他喝酒就是要他的命一样,到了最后结束的时候,乔海已经神志不清了。

小徐只能拖着他上了车,乔海躺在后座,满脸通红,嘴里嘟嘟囔囔,就这样一路颠簸的到了酒店,然后看到了自己的老板。

纪鑫倚在车边,皱着眉:“又喝多了?”

小徐讪讪的:“我一直在挡酒,可乔哥一直推我...。”

纪鑫沉着脸扶着乔海,醉酒的人身体重,小徐在一旁帮忙扶着,两个人合伙把乔海拖到酒店里面,放到床上。

小徐蹲下给乔海脱鞋,脱着脱着觉得屋子里气氛不对劲,回头一看,老板垂着手静静的看着乔海。

他吓一跳:“老板,你还没走啊?”

纪鑫“嗯”了一声,一脸冷漠:“你去休息吧,我来照顾他。”

小徐犹豫了下,醉酒的人得整夜操心,他怀疑细皮嫩肉的老板照顾不了乔海,但是看纪鑫的神色,他站了起来:“我就在隔壁,要是需要人手喊我一声就行。”

纪鑫冲他点点头:“谢谢。”

小徐离开后,房间里就剩下纪鑫和乔海两个人。

纪鑫坐在床边,伸手轻轻摸着乔海的脸。乔海小声嘀咕着,他俯下身子,耳朵贴到对方嘴巴上,才勉强听清对方嘀咕的是“来喝”这两个字。

他笑了一下,转头看对方的脸,两人之间的距离如此近,他稍微低个头,就能吻到乔海的唇。

乔海的呼吸扑到他脸上,纪鑫没有犹豫,吻了吻他的唇,从心里生出一股快乐。

第二天一大早,乔海睡的迷迷糊糊,感觉头像是撞到哪里似的疼的厉害,他勉强睁开眼睛,哑着嗓子喊小徐,小徐久久不来,倒是胳膊处有东西动了动,仿佛打开了触觉开关,整条胳膊开始麻起来。

侧头看过去,乔海顿时眼睛瞪圆了——纪鑫躺在他身边,准确的说,是躺在他胳膊上,他慌忙抽出胳膊,结果把纪鑫弄醒了。

纪鑫伸了个懒腰,对着他一笑:“醒了?”

乔海默默的咽了下口水:“你怎么在这?”

“昨晚来的,你喝醉了不知道。”

乔海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心慌,总之他看到纪鑫躺在他身边,躺在床上,他就开始慌得不行,连忙从床上滚下来:“我去洗漱。”

纪鑫却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你慌什么!”

乔海装无辜:“我没慌啊。”

纪鑫盯着他不说话,乔海看着他,头一次发现纪鑫的眼珠子很黑,目不转睛盯着他看时,看的他心里一阵阵发毛。

他结结巴巴:“你、你干嘛?”

纪鑫朝他温柔一笑:“乔海,你真的不打算谈恋爱吗?”

乔海不说话。

纪鑫眼神在他腰/腹处扫了一圈,压低了声音:“你不憋吗?”

乔海的脑袋瞬间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似的,开始“嗡嗡”响个不停,纪鑫盯着他看,是个誓不罢休的样子。

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荒唐的想法,纪鑫该不会喜欢他吧?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他就浑身不自在,打着哈哈对纪鑫道:“滚滚滚,我去洗漱,今天还得赶着回去见我爸妈。”

纪鑫松开了他,他逃一样的钻进了卫生间。

等到他洗漱好出来时,看见对方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抱着双臂不知道在想什么。乔海若无其事的说:“你也去洗一洗,咱们一起回去还是你有其他事情?”

“乔海,我要订婚了。”

乔海觉得今天早上真是见了鬼了,纪鑫神出鬼没的出现,又鬼里鬼气的同他说了几句话,一句比一句惊悚。

“你和谁订婚?之前压根儿没听你提过谈恋爱呀!”

“世交的女儿,门当户对。”纪鑫平静的回答他。

乔海看他神色不对劲,坐在沙发对面:“我听这意思你不是很喜欢她?”

纪鑫对他笑笑:“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我的婚姻是为了爱情。”

“胡闹!”乔海不赞同:“你不缺吃不缺喝的,何必把自己的婚姻也算计进去,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你不爱她怎么过日子?”

“怎么不能过?”纪鑫说:“她玩她的,我玩我的,必要的时候出面演一对恩爱夫妻,就这么过日子。”

乔海还是觉得不行,他想怪不得纪鑫一大早要发疯,换了谁都得不正常。

“我劝你还是想清楚,要是家里人逼你的话,你好好跟他们说,我每次听你说起你大哥和爸爸,感觉他们挺疼你的。”

“就因为他们疼我,所以我才不能拒绝。”

乔海疑惑的看着他。

纪鑫也看他:“我和我大哥,是同父异母的关系。”

这倒是出乎乔海的意料了,他半晌说不出话来,纪鑫继续说:“我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后来大哥的妈妈去世了,我被接回了纪家。”

他看着乔海皱起来的眉毛,笑了笑:“一开始,我很害怕大哥针对我,别怪我多想,那个时候我心里很自卑,身边没什么朋友,我妈老爱逼着我看那种豪门争斗的剧,说我长大了也要面对这些,非要我从电视剧里学经验。”

说到这里,他似乎觉得很好笑,笑了几声:“我被接到家的时候才十岁,上小学的年纪,大哥那会儿刚从国外念大学回来。他不仅没针对我,反而处处照顾我,说我细胳膊细腿,太弱了,每天督促我多吃饭,我在学校被人欺负了,他帮我出头,我很快就喜欢上了他。”

“你妈妈呢?”

“我上大学的时候,她死了。”

乔海沉默了下:“对不起。”

“没事,”纪鑫安慰他:“我早就过了伤心的时候。”

房间里静了好几分钟,纪鑫再次开口:“你真的不想谈恋爱?”

乔海无奈:“你怎么一直执着这个事情?我现在真没这个心思。”

纪鑫看着他,一字一句道:“乔海,我可以的。”

乔海觉得很尴尬,只能再次否认:“你别开玩笑,我真的没有谈恋爱的心思。”

“是因为还喜欢陆民?”

“不!”他否认的很快:“师哥早就是过去,我现在就只想拍戏,其他的事情一概不想提。”

纪鑫歪了歪脑袋:“可是你总要谈恋爱的啊,难道你一辈子就一个人过日子吗?”

乔海苦笑:“说不定,一个人也好,轻松自在。”

纪鑫神情微微愣住:“你真这么想?”

乔海点点头:“你以后不要再和我开这种玩笑了,咱们是兄弟,是好哥们儿。”

纪鑫愣神片刻,然后恢复成一脸冷淡的样子:“好,我记住你今天的话了,乔海,你也记住你的话,如果让我发现你谈恋爱,你就完了。”

乔海觉得很不理解:“不是,我谈恋爱怎么就完了?”

然而纪鑫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笑一声。

一回到清北市,纪鑫就和他分开去忙自己的事情,乔海回了一趟家,他的官司案已经在处理,因为涉案人数众多,所以只重点告了几个粉丝多的博主。

现在他家已经恢复了正常,家里的公司也开始正常运转起来。

乔海在家陪父母呆了几天后,发现自己生病了——他开始失眠,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而且隐隐有了依赖酒精的习惯。

刚开始他没放在心上,睡不着就睡不着,大半夜的起来摆弄相机,到后来发现情况越来越严重,不仅睡不着,而且开始感到莫名其妙的焦虑——同学群里不时有人在讨论影视寒冬的话题,很多人都在抱怨自己拍的戏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而无法播放出来。

乔母有次起夜,看他卧室灯亮着,敲了敲门,问:“小海?”

乔海打开门,眼睛下面一圈乌黑。

“妈,你怎么起来了?”

“这都两点了,怎么还不睡?”

乔海犹豫了一下,对着乔母撒谎:“白天睡太多,晚上睡不着,起来弄会儿照片。”

乔母和乔父白天上班,家里就乔海一人,乔母以为他是真的白天睡多了,松了一口气,对乔海说:“那也去床上躺会儿,别一直熬着,”接着道:“回来前,小纪那孩子给我说,让我多留意留意你的状态,他怕你心里压着事,小海,钱可以再挣,身体可只有一个,爸妈没别的愿望,就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乔海抱了抱乔母:“你放心,我这么大一个人了,肯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然后他说:“纪鑫一直和你们有联系?”

乔母笑道:“小纪是个好孩子,年纪轻轻的就当了老板,我和你爸在清北市那段时间多亏了他照顾,给他钱,他死活不要,说你给他挣的够多了,哎,你这个小老板不错啊。”

乔海“嗯”了一声:“他确实是个很好的人。”

乔母想到了什么,迟疑了一下:“小海,妈妈有句话一直想问你,一直找不到时间,今天问你行不行?”

乔海心猛的一抽,似乎能预感到乔母的问题,硬着头皮说:“什么话?”

“你,”乔母迟疑道:“你和小纪那孩子,感情挺好的吧?”

乔海一颗心砰砰直跳,面不改色:“我们从出道的时候就认识,一直是好哥们。”

乔母明显松了一口气,她垫起脚拍了拍儿子的脑袋,慈爱道:“那就好,出门在外,你能交到这样的好朋友,我和你爸都放心了。”

乔母回到房间后,乔海默默的关上了自己房间门,然后靠在房门上,感觉全身的力气都抽光了,乔母最终还是没有问出那句话,可是那一天总会到来。

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掌,乔海问自己,如果那天真的到来了,你怎么面对?你还能逃避到什么时候?

没有人能给他答案,灯光照到他脸上,闭上眼,脑海里却想起在雪乡的时候,师哥扶着他的肩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将来你父母要你结婚,你会怎么办?”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