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一女肉小说 高考后和妈妈那个

热点 2020-06-07 18:05:29

诸葛婉继续说:“所以我特意过来,打算让人守住你的内殿,除了中常侍亲自来迎接你,任何人不允许进入你的内殿,你也不用和任何人多有交流联络,安心等待晚上的到来即可。”

杨芷馨一愣,但马上又明白了,诸葛婉那晚上派薏苡拯救了叶紫苏,自然也明白是赵粲在中间阻拦捣乱,现在这样也是不想同样的事情再发生在自己身上,提前防范吧。

保着自己一路平安,不再因为什么破事被谁接走然后困住,杨芷馨感激并着安心。

不过所谓的不和任何人交流,指的就是叶紫苏吧?毕竟这么个鬼地方,还能有谁会和自己交流,总不至于带着这么多人手浩浩荡荡去和邓合欢说自己要侍寝了吧,很容易就会被认为向邓合欢还有白矾她们炫耀。

嘚瑟也不是这么个嘚瑟法,感觉头脑非常不好才会那样。

但不管怎样,杨芷馨觉得诸葛婉的判断不会失误,一定有自己想不到的角度,之前已经证明无数次了,没必要问那么清楚,照做就行。

心中仍旧感激,反而有点担心诸葛婉的安危,伏地跪拜说:“妾几人受诸葛夫人大恩,必然牢记心中,但诸葛夫人一向低调,今日如此行事,会不会遭到赵夫人忌恨?”

诸葛婉苦笑,摇头说:“我本就因为分治后宫而惹怒赵夫人,虽然赵夫人最后还是总理后宫,但对我恐怕不会有好感,我又何必担心再次得罪,况且你若得势,我也更有底气护着你和赵夫人对抗了。”

又看了一眼外面,说:“而且我也不是毫无准备,这几个侍从也并非梦心殿的人,只要你和叶修仪不胡乱对外人诉说我的行踪,我自然能推脱过去。”

虽然诸葛婉这么说,但她知道赵粲应该还是能打听到,不过毕竟都是夫人,她也不敢做得太过分,诸葛婉并没有杨芷馨她们那么忌惮。

杨芷馨自信满满,对着诸葛婉说:“诸葛夫人放心,妾绝对不会出卖诸葛夫人,至于叶修仪,妾和她亲如姐妹,诸葛夫人走后妾自会告知她。”

诸葛婉摇头:“你不要见她,不然肯定会忍不住和她闲聊我们的事,只怕隔墙有耳,你让近侍前去通知即可,别的什么都别说。”

杨芷馨有些诧异,为什么要这么防范叶紫苏?因为诸葛婉并不相信她吗?

也是,虽然诸葛婉提携了叶紫苏,但毕竟接触的太少,怎么可能和自己一样这么了解并相信她,诸葛婉也许是太谨慎了,自己这一次的侍寝她务必要保证成功,不允许一丁点的不稳定因素出现。

虽然觉得多虑了,但杨芷馨毕竟心怀感激,不好向诸葛婉解释,也不打算违抗诸葛婉的安排,如果前脚诸葛婉刚嘱咐,自己后脚就去自作主张违背她,被她知道了恐怕会让她很失望,甚至生气,甚至以后就断了这一脉的援助了。

乌蔹莓不过是侍女,见到杨芷馨都没意见,自然也赶紧伏地遵命。

诸葛婉起身就要走,忽然又站着不动,好像想到了什么,接着满面纠结地看着杨芷馨,杨芷馨有些惊讶,赶紧问:“诸葛夫人这是怎么了?”

诸葛婉说:“说起来,你若是侍寝陛下,那宿卫徐京墨怎么办?”

一下说中了杨芷馨的痛处,杨芷馨立刻表情沮丧沉默不语,诸葛婉看到杨芷馨表情,转而很惊讶,扶着杨芷馨一同又坐下,“莫非心里还想着他?”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种事情一旦露了马脚,连诸葛婉这个赞助商说不定都要倒霉。

毕竟诸葛婉知道这个事,杨芷馨没有必要和对待叶紫苏那样向诸葛婉隐瞒,点点头。

诸葛婉叹气,也不是不能理解杨芷馨,说:“也难怪,你们一路而来,又共同经历危险,还有了夫妻之实,哪能随意就能抛弃。”

杨芷馨更加纠结,的确就是这么回事,但还是说:“然而此事危险,已经不容妾二人再放肆了,只能舍弃旧情,妾他日自会和徐京墨说明白。”

诸葛婉焦急叹息,说:“哪还等得了他日,我听了你的说法,感觉今天你们都不一定能熬过。”

杨芷馨和乌蔹莓都大惊失色,方才计划的时候没想到事情已经有这么严重了。

诸葛婉说:“原以为你们已经没了关系,谁知感情依旧深厚,你今晚去侍寝,可知道宿卫就守在嘉福殿门口?”

杨芷馨点头,“知道,诸葛夫人是说···徐京墨会失态?”

的确,自己也担心过这个,现在被诸葛婉这么一提起,杨芷馨觉得这已经是百分百会发生的事了。

诸葛婉接着说:“自然是如此,若是他不能接受,一时失态而导致事情暴露,后果岂敢想象?”

又看了看外面,小心谨慎的样子让杨芷馨更加纠结。

“徐京墨应当不会如此吧?”

诸葛婉皱眉,认真问:“你敢确定?”

杨芷馨又动摇了,的确,自己真的不能确定,徐京墨喜怒形于色,心里很难藏住东西,之前忍住不打招呼都让他如此艰难,看到自己去侍寝,擦身而过的时候怕是连自己都不一定能淡定,而他真能依旧如此从容?

一下慌了神,这哪是侍寝,简直就是送死,杨芷馨抓住诸葛婉的胳膊,说:“如此说来,这可如何是好?诸葛夫人务必帮助妾!”

说完就要跪拜,诸葛婉赶紧拉住,思考了好一阵,然后说:“难,若要真的避免,你将要失去的东西太多了。”

杨芷馨大为惊讶,接着又呆若木鸡,很久才缓缓说:“诸葛夫人是指···”

诸葛婉苦笑,“你可舍得?”

杨芷馨无言了,诸葛婉说得不是别的,就是指不去侍寝了,也就是放弃皇帝的宠幸,放弃自己平步青云的机会,这虽然是自己一开始口口声声说的愿望,但现在真要自己去做了,竟然是如此的舍不得。

但是不这样做的话后果太可怕了,不但会伤了自己和徐京墨的心,甚至连命都会没有,如此一比较,自己还有可选的吗?

说起来,自己对司马炎的感觉是什么呢?那个拥抱只觉得安心温暖,至于有多少爱,恐怕自己都不清楚,也许自己的确对司马炎有好感,但还不至于可以像叶紫苏那样,拿着身家性命拿着未来的一切去赌一场吧?

杨芷馨看向诸葛婉,诸葛婉满脸的惋惜和为难,杨芷馨知道自己太扯淡了,给诸葛婉出了个大难题,心里的愧疚都不禁堆积了很多。

对着诸葛婉说:“妾还是以稳重为主吧,自当拒绝陛下,若是徐京墨失态,那一切就完了,胡贵嫔赵夫人都知道妾和徐京墨的关系,想必其他三夫人也应当知道,这次如果出了差错,她们肯定会置妾二人于死地的。”

诸葛婉见到杨芷馨明白道理,也不禁欣慰叹气,在诸葛婉这些人看来,杨芷馨放弃的东西太过贵重了。

“你明白就好,也是难为你了,既然如此,你便再忍耐一些时日,我设法让徐京墨不再守卫陛下寝殿,到时候你再受陛下宠幸,即便徐京墨得知,也无法闯入北宫,时间久了也就平静了,到时候你仗着陛下宠爱自求高位,必然能保全所有人。”

杨芷馨无奈答应,这毕竟是自己一再等待的机会,不是为别的,就是为兑现当初能保护叶紫苏和邓合欢的诺言,也是为了保护自己,就这么扔掉,杨芷馨万分舍不得,总觉得以后再没有机会了,眼泪都快要流出。

诸葛婉再次站起,“你这样的确不行啊,好好在殿中平复心情吧,此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叶修仪也不例外,宫中耳目众多,将来哪天说漏嘴,那便是欺君大罪,乌蔹莓速去告知叶修仪不要透露我来此处的事。”

乌蔹莓连忙答应,和诸葛婉一同出了内殿,诸葛婉招呼两个侍从守在杨芷馨内殿门口,正色大声说:“任何人不得探望进入杨婕妤内殿,你二人严格把手,知道了吗?”

故意说给叶紫苏听的,而那两人应诺,青黛听到了声音立刻从内殿走出,看到诸葛婉出来了,赶紧招呼叶紫苏出来送别。

诸葛婉看到叶紫苏都出来了,对着她说:“也罢,我便亲自告诉你吧,我这次过来,你不可告知任何人,这可是关系到杨婕妤未来的大事,你也不要再询问杨婕妤什么了。”

叶紫苏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满肚子疑问,但身份如此也只能领命,没有询问的资格。

诸葛婉让乌蔹莓回杨芷馨内殿,自己也立刻离开了竹棽殿。

叶紫苏很不放心,盯了杨芷馨的内殿很久,感觉还是出了什么大事,担心杨芷馨一个人应付不来故意硬撑,还是想要去看看。

刚要几步前进,留下的两个宦官立刻拦住,行礼说:“叶修仪留步,杨婕妤不见任何人。”

叶紫苏十分惊讶,说:“我与杨婕妤住在一处,平常都会见面无数次,怎会忽然不愿见了?”

宦官微笑说:“奴男只是下人,只是遵从上面命令,叶修仪便不要逼迫了。”

叶紫苏又往里面望了望,还是担心不已,旁边的青黛怒气满面,一下抓住叶紫苏的胳膊,“叶修仪,还是回内殿吧,别人刻意回避,叶修仪何必还要死追不放?“

叶紫苏没有回答,只是被青黛拉着往自己殿里走,“叶修仪以后别再管杨婕妤的事了,叶修仪有陛下宠爱,没有必要非要和别人交好了,更何况对方如此态度。”

叶紫苏仍旧没有回答,只是叹着气随着青黛回了自己的内殿,杨芷馨在内殿听到青黛大声说话的声音,立刻忍不住要出去解释,但那两个宦官仍旧拦住,杨芷馨知道他们的做法是为自己好,只是回到内殿默默垂泪。

一下午杨芷馨都躲在内殿里,竹棽殿安静得就如同空无一人,赵粲这次也并没有再搞什么练习的花招了,杨芷馨已经有了被害妄想症,这么久的平静反而让她坐立不安。

走到门口,问两位宦官说:“你们二人在这里,赵夫人知道吗?”

宦官行礼回答:“这个奴男并不知晓,但是赵夫人掌控后宫,想必会有其他的方式得知此消息吧。”

杨芷馨心里是同意的,赵粲肯定是能得知诸葛婉的行踪,也能料到诸葛婉是在帮助自己,她这么久没什么动静,应当是猜到诸葛婉已经为自己做好准备了,怕是不会再来麻烦了。

杨芷馨再次体会到了诸葛婉的强大,也再次觉得自己不能想当然而不听从诸葛婉的建议,只会害了自己。

纠结了最后一次,心中的决定终于坚定了,拒绝。

天色渐黑,杨芷馨对乌蔹莓说:“你去外面守着吧,一定不能让中常侍接近而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乌蔹莓开口问:“杨婕妤已经决定了?这恐怕会惹怒陛下的,虽然不至于受刑,但是以后也许就没有机会了。”

杨芷馨微笑说:“我知道,但是你也知道徐京墨有多看重我,现在过去见到徐京墨,后果难以设想,比起我二人的性命,陛下宠幸已经不值一提了,白天刚见过陛下,陛下下令时我也没有阻拦,此时再说月事或生病已经难以让陛下相信了,便直接说我心情不悦,难以服侍陛下吧。”

乌蔹莓惆怅万千,这样如同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但也只能同意然后出殿准备。

千里光带着人簇拥着步辇来接杨芷馨,乌蔹莓早早就看到了,立刻迎上,千里光让众人停下脚步,等着乌蔹莓靠近。

乌蔹莓对着千里光行礼,“中常侍大人。”

千里光也和气说:“杨婕妤的近侍为何走到这里来了?”

乌蔹莓看了一眼千里光身后的人群,可不想泄露出去这么重大的事,对着千里光说:“还请中常侍借一步说话。”

千里光和乌蔹莓走到旁边稍稍远的地方,乌蔹莓说:“还请大人回告陛下,杨婕妤不能侍寝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