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和女儿性交后女儿怀孕了—我搞到了表嫂

热点 2020-06-06 08:04:30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和没有感情的人做这种事」亭嫣狠命咬住下唇,直到淌出血来,以伤害换得意识的短暂清醒

感情德煌挑起眉眼,彷佛听见一个笑话。「只有女人才谈感情」

他不屑地冷嗤。手指仍停留在她湿润的体内。

「人有血" >,凡是人都有感情」亭嫣快速反辩。

他唇角勾出一抹兴味,手指慢慢抽离她的身体。「那可不见得,我就觉得我既无情又冷血可我非但是个人,还生在皇家,是凡人眼中可望不可即的十三爷」

事是他想缓下失控的欲火

亭嫣再一次目瞪口呆&;&;他竟然说自己冷血又无情

「可我们几乎是陌生人怎么能&;&;」怎么能做那种事

他令人尴尬的手虽然已经离开,可偏偏他方才就对地做了「那种事」这教她压" >儿说不出口

他撇嘴,调侃地低笑。「我们是夫妻」他说的自然,实则「夫妻」两个字出自他口中,连他自个儿都觉得拗口

「那又如何夫妻不过是两个字,我们却是两个人岂有人反倒受制于僵化的字义,这般无理的道理」亭嫣缓缓呼出一口气,试着从他身下挣脱。

「道理是人订的,人岂会去订一个压" >儿无理的道理换言之,任何道理都有理,「夫妻这两个字就是人订的道理,这其中的「道理是夫与妻都必须遵守的伦常」德煌玩弄文字花样。

他简直在绕口令「夫与妻之间有诸百种「道理,可如你所言,道理既是人订的,无论哪种道理都为了因应人的需要,都需衡情方得理论」亭嫣没让他的文字花样给驳倒,反倒将他一军。

德煌瞰起眼,瞪住她半晌。「烦,没见过比妳啰嗦的婆娘」

他突然烦躁地撇开她,翻身下床。

亭嫣再一次被他用词的" >鲁惊吓到

这个人莫非有双重" >格他当真是圣上亲封的将军王&;&;皇十三爷吗不过,他总算是放开自己了

她却不敢放松戒心,立即滚到床里侧离他远远的,深怕他会改变主意,又来侵犯自己。

「躲那么远做什么老虎要是饿了也会饥不择食,我当真要妳,就算妳躲到床底下找他会拖妳出来」德煌冷笑着讽刺。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烦得很大概是" >口一股欲火没发泄,简直有害养生

「要是不想做,就别在我眼前惹我心烦」他没耐烦地低吼。

他是想碰她,但突来的、没有理由约烦躁却让他失去了兴致

一定是因为她大啰嗦的缘故

「我&;&;我可以去睡客房&;&;」被他狠狠瞪了一眼后,她噤了声。

「妳一再拒绝我的理由是什么总不可能当真是因为害怕吧」他冷哼。要是她当真胆子这么小,她哪来的胆量在新婚之夜迷昏他,过后又三番两次借口不让他碰她

亭嫣回给他的是一阵静默。说什么都会是错,就任由他臆测吧

德煌皱起眉头,神态多了丝冷淡。「今晚我就搬出新房」撂下话后,他就头也不回地转身出去

亭嫣看着他踏出房门,久久、久久&;&;才能呼出" >口憋着的气。她知道他生气了虽说她不想同他有肌肤之亲,可也不愿情况弄成这样&;&;到了这地步,要是阿玛和额娘又逼地想法子让亭孇回来&;&;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这残局了

亭嫣的忧心在三日后成真,简福晋派了一名侍从进" >来替她送信&;&;「你回去告诉额娘,我&;&;我会想办法的。」亭嫣对送信的侍从道。

那侍从应了一声后离去。

「格格,福晋在信里说了什么」珠儿迫不及待地间。

亭嫣轻轻叹口气。「阿玛和亭孇的身子,在这三日内都有了起色,额娘要我想法子让亭孇调换回来。」

「换回二格格福晋怎么到现在还存着这念头,她又不是不知道十三爷已经清醒了」

「额娘是不管这个的。」亭嫣沉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